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为什么那么多人抵触补交档费  

2017-02-23 15:09:26|  分类: 其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太荣给我转来一段微信,精准地说应该是一篇文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文章是湖北襄阳一个老工人老当员鲁爱国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说:当年的插队知青和复转军人在襄阳的大山沟里用自己的双肩和双手,一穷二白建造出一座工厂——襄阳轴承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工厂曾经很兴旺,所产轴承不仅满足国内市场还远销海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结果一改革国有资产被私人买断,以五十岁这个年龄段划线,所有的知青和老转都下岗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十多年也许还多,这些为新中国做出过贡献的人从此走向社会。为了谋生为了让一家人活得好一些他们啥工作都干。开出租、当保安、扫马路、搬运货物,女性做保洁,做厨师,看孩子,都苦苦的挣扎在社会最底层。既要挣出一家人的生活费,还要向社保中心缴纳养老和医疗保险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工人们苦哈哈挣扎生存的时候,不知道保护工人利益的工会组织那会在哪里?不知道亲爱的档在哪里?

          二十多年,没过过组织生活,没人嘘寒问暖,答疑解或求个进步都找不到导师。

         二十多年后这些人群,年龄大的离开这个世界了,曾经还年轻的也满面皱纹白发苍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直到有一天,破旧败落的小区门口贴出通知,白纸黑字上有200人的名单。这些人曾经都是先进分子。通知要求这些人某个下午去某个地方集中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 200人最终只来了58人。开会的主要目的是:重温入档誓词,学习领袖讲话,补交十年来欠下的挡费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这些老眼昏花白发苍苍的老人一下子闷住了,醒悟过来后又觉得有些突然,如同走失多年的孩子被母亲召唤却识母亲的面容。

        誓词当然还记在心里,国歌也还会唱,只是经过计算每月10元,一年120元,十年上千的挡费,让这些自己生活中每一分钱都来得十分不容易的人有些想不通。痛痛快快缴纳的人没有。第二次到会的仅剩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好多人问:一刀切把我们赶出工厂大门的时候,组织去哪里了?

        下岗后我们在社会上四处飘零,无以为继,艰难生活的时候,组织哪里去了?

        现在日落西山,土埋了大半截行将入木的时候,你出现了!出现的你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我们补交钱。

        这篇文字在网上引起不小反响,凡响太大已经被删了,作者也被市级领导约见谈话了,据说最高层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这个城市这个月底是补交挡费的最后期限。

       老朱兄弟来微信说他老婆需要补交七千元,儿子需要补交四千元。数字都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有工作的在编的都交了,但是牢骚不少。

       这个怪现象让我想起,我刚刚可以阅读文字时读过的王愿坚的小说《挡费》。大革命时期,小说女主人公用晒干腌好的野菜上交挡费,最后一次为保卫战友英勇牺牲,那个交通员眼看着自己的同志被敌人带走,黑夜降临时挑着担子,担子两头一边是野菜,一边是烈士遗孤。那会的人对理想多么痴情!多么无私!

       我还想起,好多老革命离世前会留下遗嘱:我的所有存款全部上交给档。

       可是为什么现在人们的收入比那会高了不知多少?可是补交挡费却出现这么多风波,

      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8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