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天空飘来五个字:那都不是事!  

2015-01-23 07:12:07|  分类: 过去的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座座楼房拔地而起,把东山、西山原本可以看到的风景都挡住了。

市中心临水而建的房屋卖到每平米万元了,在我们这个二线城市。

路过龙潭湖湖景楼,朋友指着最早拔地而起的楼房告诉我:“购买这座楼的多是煤老板,一个单元一个单元的买。楼座开发商卷钱逃往国外,住户们一次次上访,最后政府买单,前提是不管你以前购买多少套,每人最终赔偿一套。好多年后它的周边好几座高楼又拔地而起,开发商变成万达。”她说的平静,我听得惊心。

在同学家聚会,住房始终是我们的热门话题。我同学说:“不要只骂开发商,高房价的推手是政府,政府最不愿意让房价降下来”这话早说了好几年,让一贯信任政府的我目瞪口呆。

从最简易的筒子楼住起,一辈子房子留下太多的故事和经历,风轻云淡后,回味那些往事却想起一句歌词:天空飘来五个字:那都不是事......

岁月会记住一切,岁月也会冲淡一切,过后苦不算苦,痛不算痛,只要活着就能大踏步往前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筒子楼前后住了17年

   我在博客分类过去的时光里写过我们住的筒子楼,那些文字温暖多、欢乐多、正面多,其实那几年负面因素也不少。

   大部分是同学,基本上是同事,大家高高兴兴挤在筒子楼里过了十年时光。

   80年代末冶金电机厂归属太钢,在兴华小区新建了厂区也新建了宿舍区,周围邻居就一个个搬走了,楼道里冷清下来不再有温馨。与冷清同时到来的还有极度的不安全。不知道哪来的人填补了那些空下来的房子,白天楼道里几乎不见人,晚上就不安起来。很深的夜晚,听见有男性声音在家门口窃窃私语,隔不久听到有人在楼道哗哗哗小便。老公那段时间总在上海出差,家里就我和上小学的儿子,儿子正是贪睡年龄,即使地震恐怕也难睁开眼睛,一晚上一晚上听着门口动静,心慌不已也害怕不已,天亮依旧需要去上班。有困难找组织,眼圈发黑,头昏脑胀的我找到行政科和负责人人倒苦水,满肚子的苦在外人那里激不起一点点涟漪,他怪罪我晚上不好好睡觉,听那些怪声音干什么?询问还留住在楼道里的一户老邻居到底什么人晚上在楼道折腾,才知道那些深更半夜在走廊里窃窃私语、随地小便的人是厂里职工子弟,他们整宿整宿的打麻将。

   住户和以前不一样了,楼道缺乏管理,卫生不再有人保持,长长走廊里唯一的卫生间下水道不再通畅,地下污水横流,人们踩着转头跳来跳去出出进进解决问题。做饭用的炉灰、洗菜、洗衣的脏水直接从窗户倒出,垃圾和水结成冰坨一点点堆高,从夏天到冬天,从一楼堆到二楼,堆成很大一座垃圾山。因为脏,老鼠在楼道里乱串,啃咬一切可以啃咬的东西,很长的老鼠,黑暗中鼠眼贼亮。晚上闭紧房门依旧可以听见老鼠在啃咬房门,门的里边用矽钢片裹了一层它咬动木头咬不动铁,可是那咯吱咯吱、窸窸窣窣的声音叫人不得安宁。害怕老鼠不敢打,就从床上扔东西,把所有可以扔掉的东西一件件朝门那边扔去,人鼠大战一夜一夜上演。最糟糕是夏天,走进楼道苍蝇扑面而来,怪味道冲的人捂着鼻子走。弟弟来看我,无可奈何地叹气:“这里真不可以住了,咱们想想办法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没把房子住暖就面临拆迁

    89年,大姐姐夫又一次从台湾回大陆探亲,回来后在二姐家住、在弟弟家住,我的家太寒酸敢张不开口,无法邀请他们来家里团聚。

    在厂办公室主任眼神的鼓励下,我鼓足勇气走进厂长办公室和厂长说:“我大姐他们要从台湾回来了,我没地方招待他们。“声音小的像蚊子哼哼,说话不流利意思也不知是否表达清楚。日理万机的厂长不耐烦地说:"厂里有什麽办法,去找销售科杨科长,让他帮你定个宾馆,在宾馆接待你的姐姐姐夫。”碰了一鼻子灰,垂头丧气退出厂长办公室。八十年代,挣那俩工资住宾馆想也不敢想。89年秋天大姐、姐夫回来探亲依旧没能在我的家里住几天,我用陪他们去北京游玩的方式做了补偿。从北京回来行政科小苏悄悄告诉我:这次厂里分房子有你一套,顿时兴奋不已。一位老师傅分到厂里新盖得两室一厅,把他居住的房地局一室一厅倒给我。说是一室一厅其实只有20平米,过道很窄,比过去好一点就是有了厨房和卫生间,这座楼有煤气却没有暖气。临街西北风呼呼吹,那也高兴得要命,有了自己的房子了。费尽周折在朋友帮助下总算把住房证的名字变更过来,又费了好大劲才从那个老师傅手里要到房门钥匙,冬天到来之前我们兴致勃勃搬进了这个新居。

   不要小看这座沿街而建的三层楼房,一二层是复式,门前是小花园,花园里有雕塑,马路两边是农贸市场,过马路是大公园,五十年代省长们住在这里,省长们有了更好的住宅搬走了,住户就成为我们这群人。

   搬进来没想到连一年都没住够就碰到此楼要拆迁。老公去深圳打工不在家,这么多家具如何处置?我和孩子住在那里?

   同事出主意:家具放到厂子的库房里,你和儿子住到咱们教育科办公室。

   儿子面临中考,考场就在附近。

   那个晚上,我和儿子使出吃奶的力气把一个双人弹簧床垫从库房搬到楼上,搬进办公室,夏天盖一床单子睡在垫子上。

   办公楼临街,汽车穿流而过,一会一辆,一会一辆,马达声、车轮声、刹车声声声入耳,睡不着觉一直睁着眼睛,黑暗中高高天花板明明灭灭。第二天街上买早点吃过,儿子去考试,竖起床垫我上班。

   又到晚上,六楼的小服务员跑下来对我说:“今天晚上我给你开一个房间,你和孩子上来休息,不要叫我们头知道。”

   中考三天,我们娘俩在厂里委屈了三个晚上。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儿子,青春盎扬的儿子每天高高兴兴地走,满面春风地回,因为考场发挥得好,他特兴奋,考完还和同学们骑车出去玩。

   爸爸说:你们娘俩可以住回来,那晚儿子和姥爷睡,我蜷在沙发上,外屋长期住着老家来的人,十分别扭。儿子说:妈妈,咱们还回冶校住吧,那里条件再不好,好呆是咱们的家,多自由。

   听从儿子建议又回了冶校筒子楼,虽然更破、更脏、更乱。

   那一年儿子被育英中学高中部录取,

   那一年夏天雨水特别多。

   那套房地局的拆迁房我整整等了五年。

 

 风轻云淡后,想起一句歌词,

天空飘来五个字:那都不是事!

天空飘来五个字:啥都不是事! - 芊芊细语 - 芊芊细语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0)| 评论(6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