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五月读书、行路之赵树理:我只写生活的原生态  

2012-05-22 04:47:05|  分类: 看世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在费尽心思匆匆忙忙挣钱的时代谈文学,会被认为很“二”。啥年代了?清谈可以当饭吃吗?

清谈不可以当饭吃,但如龙应台所说:文学是水中倒影。虚无缥缈却有无比魅力,文学让我们精神有所依托,文学大师走过的路或有启迪。

 

 

皖南小山村(是浅草拍的?记不准了,但一定是博友拍的)

五月读书、行路之:赵树理,我写生活原生态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 

人民作家赵树理

五月读书、行路之赵树理:我只写生活的原生态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五月读书、行路之赵树理:我只写生活的原生态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 

“五一”外出,驱车太行。路过长治、路过壶关、又路过陵川,这一片都属于晋东南,离赵树理的家乡沁水不远。赵树理创作的那些小人物,祖祖辈辈就生活在这一片青山绿水中。

年轻时,没有把赵树理写的书放在眼里。电大毕业上交论文,见一位同学以赵树理语言、人物特色为论文主题,觉得不可思议。古今中外多少大文豪啊!阐述了那么多人生哲理,揭露了那么多世相百态。无论如何排队,也轮不上赵树理。赵树理的书,对话如白开水,语句不华丽;没有大主题,写的都是种地人,鸡零狗碎,婆婆妈妈。面对同学的选择嘴上没说,心里不屑,多看了他几眼,心想和我的论文《美的追求与探索》相比,你太老土!

青年也会进入老年,一年四季走过,历经生活点点滴滴后,才体会到赵树理才是一位真正的作家。他如同老农摸样行走在田野间,一往情深呼吸着田野间的的气息,抓一把泥土,如同抓住生命,毕生创作围绕生活原生态。

读过他的《三里湾》、《灵泉洞》,《李有才板话》、《小二黑结婚》。速度极快,读完扔下。在少年心中,这些书没有《红岩》革命,没有《林海雪原》刺激,没有《青春之歌》激动人心 ,那些个叫糊涂涂、常有理、惹不起、铁算盘、三仙姑、二诸葛的人平常的不能再平常了,生活中哪里没有这样的人,他们的猜忌、财迷、算计、得意和小聪明,仿佛就是我曾经的左邻右舍,身上有着人性共有的优点和弱点。

就是他的如此写作,开创了文坛一个派别“山药蛋派”。山西的“山药蛋”派作家们,马峰、西戎写出《我们村里的年轻人》,胡正创作了《汾水长流》,孙谦有了《泪痕》.......土得掉渣的“山药蛋派”曾经在文坛上一派生机和活力。而赵树理是领头人。

《小二黑结婚》诞生的早,配合解放区新婚姻法。提倡婚姻自由,反对包办。人们在嘲笑二诸葛、三仙姑的同时,喜欢极了民兵队长二黑和美丽的小芹。小芹到河边洗衣服。那首“清凌凌的水来,蓝格莹莹的天,、、、、、从上个世纪一直唱到现在。唱红了郭兰英、又唱红了无数小郭兰英。那带点山西梆子味的民歌旋律,即使在文革时期,也有人用老式电唱机偷偷的放,偷偷的听,一遍又一遍,这样的事我干过。

五六年,《三里湾》小说被改编成电影《花好月圆》,至今依旧在怀旧频道播出。长春电影制片厂摄制。电影里没有多少俊男靓女,最标致的不过是田华、金迪,但演员个个有特色,糊涂涂就是糊涂涂,常有理就是常有理,惹不起就是惹不起,范登高就是翻得高,演员一举一动一个眼神都分外传神,让你觉得那不是演戏,那是生活。是一个村庄活生生的日子。所有这些小人物在一起,演绎了农业合作化那个时代,人的所思所想、进步落后。让你懂得大时代就是在寻常日子、寻常百姓的进步与落后,矛盾与纠结中朝前走的,不用说教,看看就懂。

 太行山是革命老区,赵树理早早就参加革命。抗日战争的时候,他写的书,编的剧是解放区男女老少的热门读物。后来进了北京,进了作协,当了领导,依旧没有作家的“范”。曹禺女儿记忆中,他总戴一顶灰色的帽子,帽檐总是耷拉着,跟朋友在一起言语极少,不是善谈的那种。

他不善言谈,却有责任感和使命感。在浮夸风和大跃进、人民公社的日子里,他多次秉笔直书,谈农业合作化、谈集体经济,谈农民生产积极性和民生活现状。直言不讳地说:“目前这种做法地里只能长草,一颗粮食也收不上”“一个家七口八口还不好组织,吃大锅饭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60年代后,赵树理的日子就不好过了。他作品中表现的人物被定为“中间人物”,在大写十七年,突出“高大全”英雄口号下,写“中间人物”就是给社会主义抹黑。从那时开始,他发表的作品越来越少,人愈加沉默。这种批判到文革达到顶峰。

湖滨会堂——太原最大的会堂,坐落在鸟语花香的迎泽公园迎泽湖畔,可容纳三千多人。本来是人们享受艺术的地方,成了批判艺术家战场。那些造反派也真做得出来,架起三张桌子,让带着大牌子的赵树理站上去听取批判。不知哪个上台发言的造反派义愤填膺,把桌子踹翻,赵树理从高处狠狠地摔下来,摔裂了肋骨,裂开的肋骨骨刺又刺破了内脏。脸色腊黄,汗珠滴滴答答往下淌,即便如此赵树理还是被训斥着,用两只手扶着桌子继续接受批判。直到昏倒在主席台上。

从那以后,生活再不能自理。

一九七零年秋天,一会清醒一会糊涂的他睁开眼睛,听着窗外口号此起彼伏,他问偷偷前来看望他的山大学生:“后生,你说说!我掏心掏肺写那些乡亲们,是不是写错了?是不是他们也认为我反党?”说完充满期待地看着那个大学生,灰黄的脸上只有苦笑。

几天后赵树理告别人世。死在他64岁生日的前一天。

几十年后从怀旧频道看电影《花好月圆》,脑子里满是赵树理,

几天前车从太行的青山绿水中穿过,遥望早已今非昔比的一座座村庄,村庄里晒太阳的老人,耕作的农民,迎亲的车队、夕阳下的小别墅,想起为他们创作了一辈子的赵树理。

五一路东华门赵树理故居,坐落在叫卖声此起彼伏的小巷中。离我们家不算远。走进坐西朝东的院落,东、南、西都是整修过的一码落地灰色砖房,房间内有他用过的桌椅、出版的书,一地斑驳阳光,折射在墙上、窗上、门上。静静的院子里依稀有他走路的脚步声,仿佛感觉到他的呼吸。

 

博友白开水拍摄的太行老农,真切自然。用在这里。

五月读书、行路之:赵树理,我写生活原生态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五月读书、行路之:赵树理,我写生活原生态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原创美文
阅读(417)| 评论(1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