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留点文字给岁月之:厂长他姓韩  

2012-12-10 06:34:41|  分类: 过去的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.......搞得不好,他们拍拍屁股可以走人,苦的是八百职工,他们收入靠低保,看病没地方报、住在狭小低矮的危房里,看世界千变万化,千变万化的世界让他们目瞪口呆,却毫不受益。

 

       岁月这本书!(图片来自博友

留点文字给岁月之:这个厂长他姓韩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 

 

经历过好几任厂长。姓董的革委会主任,瘦老头,部队上下来的,总穿一身绿军衣,还是旧的,和工人嘻嘻哈哈,没有一点架子,开会常在台上滔滔不绝的说,但决定政策的是坐在一边不说话的两位军代表。比如推荐工农兵学员。

黄代表,国字脸很端庄沉稳,谢代表,戴眼镜说话很刻薄。

军代表住厂里。黄代表老婆是上海人,来太原探亲冬天在水龙头下哗哗地洗东西,习惯用热水的北方人看到后丝丝地倒抽冷气。黄代表的老婆穿花色长裤在厂里走来走去叫工人吃惊,并偷偷地指指点点:“看,看裤子是花花的,我们上衣都不穿花的,她裤子还是花的。“然后嘴里继续咝咝地抽冷气。

    春天,黄代表指定一高姓女孩作为工农兵学员,进入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,爆炸新闻一般传遍全厂,上上下下羡慕不已,议论不已,那几天高姓女孩穿军绿色毛料小西装,昂首挺胸趾高气扬出出进进。

继续说董厂长,他不仅在厂里说话不算数,还怕老婆,老婆小他好几岁,很漂亮,生的女儿也漂亮,长大后远嫁台湾,老党员成了台湾帅哥的老岳父。这个厂长后来调到姐姐她们厂,分管后勤,不再是第一把手,姐姐说:“当后勤厂长他能力也不够!”姐姐眼光比我毒,看人准,我只觉得董厂长平易近人是个好领导。

怕老婆的还有王厂长,武乡人,小小年纪就参加了革命。那会刚从干校抽回来,13级高干怕人说资产阶级搞特殊,每天挤公交车上下班。那会公交车少人又挤,刚发工资就在拥挤的车上被偷了,丢了工资唉声叹气,见人就说,见人就说,沮丧了好长时间。再过了一年,厂长们可以坐车上下班了,小车司机去接他还有任副厂长。时间久了,司机悄悄告我们:“车都开到家门口了,老王头还在扫地,任厂长老婆,把一切准备好递到老任手里还送到家门口,老王怕老婆是真的”。后来我把这段趣事讲给同学王燕听。王燕说:你说的那是我舅舅。我舅妈就那样,一点也不心疼我舅舅,我舅舅很小革命资格很老。”王燕的话我信,她父母就是第一批跟着党进城的,一直在省委重要部门工作。

最惹人烦的是韩姓厂长。小眼睛、小低个。一进厂就制定了了许许多多规章制度。迟到罚款、早退罚款、中午车间不关灯罚款,每周大扫除,扫不干净罚款…..同时实行计件工资,干得多挣得多本无可非议,但定工时全凭拍脑瓜,一工件写成四小时就四个小时,八小时就八个小时,完全人为。

也不知道这老头哪来那么大精力。一大早就来到厂里,铃声响以前早早站在厂门口,铃声一落,虎着脸指着进厂的人说:”迟到、迟到!登记、登记“传达室每天有个人负责登记。一登记一天工资没了,后来迟到的人见他黑着脸站在那里,骑车扭头就回,干脆歇一天病假。歇病假不扣工资。

中午他也不休息,放下饭碗一个车间一个车间转,尽管已经很小心了,但总有忘了关灯的。他不止检查车间照明,车床上的照明灯亮着也要罚款。紧挨我铣床的小张,就让逮住一回被罚了款。张是我们车间技术最好的,也开铣床,精度高、难度大的活都他干。可他每月完成的工时和我差不多。我读电大,还带着一个孩子,他照顾我,把容易干的活留给我,比如给检验科切试样,一刀下去半个小时,两三个个小时能干出八个小时的活。能带着孩子把书念下来,每月还拿不少奖金,实在感激他。

韩厂长给幼儿园配了不少设施:滑梯、转马、可是他又把幼儿园门口的四棵大杨树叫人砍了。多好的杨树啊!多少年了笔直笔直的,树冠像大伞一样,从春天开始,树荫下就是孩子们的乐园。不仅幼儿园门口的树,环路两边的老槐树也叫他砍了不少,生气勃勃的厂子一下子光秃秃的,老工人在背后直骂。

有人骂,也有人说好。他们认为韩厂长实行包干制让大家多挣了钱。总把别墅念成别野的韩厂长1982年退下,交班给了一个女大学生。那一年开始提倡革命化、现代化、知识化、年轻化,知识分子大显身手有了用武之地。没了用武之地的韩厂长在街头卖报纸挣外快,看见的人发现重大新闻一般跑回厂里告诉大家,然后大家再口口相传。

新上来的女厂长企图柔性管理行不通,没有力度的管理让企业成了一盘散沙。女厂长被上级调走了,调来的还是一位老大学生,山东人。高个子、长腿,脸部棱角分明。很黑、很硬,说话简短有力,走路虎虎生风。他很酷、很威严、有女人缘。真不愿意说他不好,可他刚愎自用,唯我独尊,那么硬一个人却喜欢听奉承话。

刚上任雄心大志,说我们不能墨守陈规,我们不仅要修汽车还要造汽车。大张旗鼓外聘回几个技术权威,手工作坊般敲打汽车外壳,外壳敲打成了,又派人跑到深圳买回淘汰的日本发动机组装在一起,白色12座的620面包车“诞生”了。借一次展览机会送到北京,还变着法请当时的总书记赵紫阳观看,还在太原日报上发了通讯和照片。题目叫:看仔细!赵紫阳看过后问:“山西不是出煤嘛?怎么又出汽车了?”赵紫阳不知道,那辆车在开往展区的路上毛病百出,车门合不拢,风直往里钻,车轴还险些掉下来……

好大喜功的厂长彻底伤了厂里的元气,与他配合的副手说话不着调,工人戏称“二楞”,这样推理下去,力主汽车上马的厂长就是“大愣”。

“大楞”也罢,“二楞”也好,这里干不好,拍拍屁股走了。

后来走马灯一般又换了好几任厂长,换一届在职工大会上集体唱一次《团结就是力量》,不知是大势所趋还是能力不行,一届不如一届,厂里越来越不景气,奄奄一息,毫无生机,大家忧虑地看不到出路,甚至连工资都发不出来。

厂长们可以调走,苦的是厂里八百职工。男男女女老老少少,头脑不活络的,缺少资金和门道的,他们收入靠低保,看病没地方报、住在狭小低矮的危房里,看这个世界千变万化,千变万化的世界让他们目瞪口呆,却没有受益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5)| 评论(1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