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留点文字给岁月之:党委小院.....  

2012-12-28 06:39:16|  分类: 过去的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付出过激情、付出过苦和累,过眼烟云般飘过,那么青春是否无悔?!岁月是否可以无悔?!

 

 

岁月这条流淌的河(图片来自博友)

留点文字给岁月之:仿佛就在昨天(三)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 

电大还未毕业,调到宣传部来到党委小院。

党委小院在厂西南角。日本洋房被三面砖墙一围,自成一统天下。

党委小院包含两个部:宣传部、组织部,俩委:纪检委、团委、还有党委办公室。最大最好的房间里党委书记办公。

小院里干净极了,地上没有一根杂草,玻璃亮的苍蝇也会崴了腿,水泥地板干净的可以倒映出人影,那麽多报纸啊从中央到地方,那麽多杂志啊从政治到文学.....不太懂《学习与批判》,看得懂《我的路》是刘晓庆写的,宣扬个人奋斗被批了;还有《伸出你的舌苔空空荡荡》是毒草也要批判。最喜欢读《新华文摘》后半部分的文字,有历史有沉淀可咀嚼。不明白刚说“自由化”,又说要“反自由化思潮”,一会东一会西摸不着头脑。头闹不清晰就少说多看,把嘴巴闭紧。

好在出出进进的人都不苟言笑,不大声喧哗。

小院里的人组织观念强、纪律性强,不该问的不问,不该说不说。

一年四季每天提前15分钟到岗的是组织部的蓉,随军家属,山东烟台人,白白净净,着装大方得体,文化不高写一笔好字,能力不强十分认真,笑脸不多待人十分真诚,更可贵的是嘴特别严,领导绝对信任。

来了就拉开架势哗啦啦地扫院子,急匆匆给每个办公室打水的是年轻人小尹和志刚。俩人都当过兵。小尹当兵那年才14岁,小尹个子不高眼睛不大,一只眼还被迸出的铁屑扎伤几近失明戴了眼镜,戴副眼镜但不会写不会画却精通世故很会来事。小我一轮的小尹知道领导爱听什麽话,说出的话恰如其分,做的事也恰如其分,上上下下讨人喜欢,大家还知道小尹有一个当工商局长的爹。志刚1.84身材挺拔,精干利落。甩着臂膀走路,嘹亮地回答“是、到、放心!”都是军人用语听着带劲。他常骄傲地说:“再长一厘米我就被国旗班选走了!就到北京了!”没去成国旗班但入了党复员到我们厂进了团委,团委是党的助手,带领年轻人开展各种各样的活动,志刚出力不少但嘴碎总挨训。

纪检书记姓田,也是部队下来的,老军人总哼着济公里的插曲:“鞋儿破,帽儿破,身上的袈裟破…...虽荒腔走板但歌声到人就到。和人交流谈话间他总和一起转业的战友们比,比如转业到太钢的战友待遇有多高,比来比去开始唉声叹气,说进错门了不该来这个大华厂,更不该当这个得罪人的纪委书记。田爱喝酒,中午不回家他们几个人总在办公室里喝酒,有时喝多了下午呼呼大睡,常在一起喝酒自然喝出感情,每开会决定什麽事情,几个喝酒的人意见出奇的一致。

组织部长也是部队下来的,内向沉稳更不多说。中午在百货公司工作的妻子会骑单车来这里和他一起吃饭,那个妻子黑黑的、笨笨的,看外表和他不般配,但俩人很恩爱。组织部长的烦心事是漂亮女儿不听话,本来当了兵入了党前途一片光明,但爱上一个小伙子还私奔,私奔的那段日子,小院的小伙子们撒出去四处寻找但极度保密,事后小尹才偷偷告诉我。

最会做事的是老杜,高高瘦瘦有些驼背的老杜是和秀姐对调从北京回到太原的,北京话夹着山西腔。多年从事机关工作,经得运动多,见得世面多,看的人也多。一说话就先哈哈哈,最懂该做什么该说什麽,对谁都客客气气,对谁都留有分寸,不像我直肠子,别人一点好就觉得是知音,巴不得把祖宗八代的事情兜个底朝天告诉人家。稍不称心就一脸不高兴。我和老杜桌子对桌子,时间久了老杜总说我没城府,沉不住气,教育我“喜怒不形于色!喜怒不形于色!“。

很烦在我们对门办公的党委书记。大柿饼子脸,大肚翩翩,平时嘻嘻哈哈乱开玩笑,号称党群关系融洽,但关键时刻会拉下脸说话很霸道,党委会上一言九鼎。他私下说:“想让谁入党谁就能入党,想提拔谁就提拔谁!关键看你是不是我们的人”这话没当我面说,但几个长得很漂亮的朋友都偷偷告诉过我。政治挂帅的年代,谁不想被党信任早早入党呢?有的人老老实实表现那么好明明够条件了,但年年申请年年没戏,有的人突然就入了。比如劳改释放回来的老于,比如一汽办公室的主任。突然的让大家吃惊,突然的他们自己也没有想到。

又调来一个副书记,又矮又胖更烦人,自己说自己腿长2.9,腰围3.4。没见做过几件有水平的事,动不动就在会议结束的时候突然来一句:我们大家一起学学这篇文章!以此来表示他的权威和存在。然后开始念报纸,早想下班的人们不耐烦的听,一边听一边使眼色无奈地笑,我一边听一边想,这上头还有多少不做事只会念报纸的干部呀!?

有水平的还是我领导。年轻,脑子快,清高孤傲、有魄力也有野心,一直想进党委班子,虽然得票不高总算进了。一直想接厂长的班,民意测验过不了关没当成。当不成厂长当了厂长助理,助理期间建立了与一汽、二汽的业务关系,后来自己干,凭借那些业务关系挣了不少钱。不幸的是唯一女儿突然跳楼自尽。得知消息后很想去家里安慰安慰他,虽然离开很久但毕竟一个办公室共事多年。别人说:“你可别去,谁去也避谈这件事。两口子对外保密统一口径说女儿出国了。还端着呢,其实宿舍里谁不知道。”听劝我没去,但我知道以他的性格心里一定很苦。

在党委小院工作正精力充沛,每天跑上跑下、忙进忙出。一周三期的厂报要采、要写、要编;早、中、晚广播要准点开播;一周一次理论课,希望不要老八股给大家尽量讲得生动有趣,此外还有写也写不完的计划、总结、通讯、报道。忙得我吃饭狼吞虎咽,走路一路小跑,孩子发高烧留给老公也不愿意休息一天,脚步匆匆依旧赶去上班。脚步匆匆里走过了自己的青春岁月。

而今回眸,才懂得其实那几年一直在务虚,和实打实的完成生产计划,创造经济效益相比,所有宣传不过是过眼烟云。当年在厂里,一位很有威望的师傅当着我的面就不客气地说过:“大华这个厂,都叫你们吹坏了。”听他这样说我心里很不高兴,但过后想想真是如此。不仅自己干的事情,包括自己,真的都是过眼烟云。

付出过激情、付出过苦和累,过眼烟云般飘过,那么青春是否真的无悔?!岁月是否可以无悔?!

 

 

后记:写下这些文字有欣喜:朝夕相处过的同事一个个走近,温暖地看着我,告诉我:我们曾经在一起。

     写下这些文字因为疑惑:从浪漫到现实,从单纯到世故,从高雅到斤斤计较,为什么谁也敌不过岁月这把锋利的刀?疑惑与马德老师交流,马德老师说:“高雅是墙上的画儿,是阳台上的鲜花,是用来欣赏的,用来满足“眼馋”的;世俗是锅碗瓢勺,柴米油盐,是用来过日子,解决“肚饱”的。不要把这两样混在一起,否则就是跟自己过不去。”于是茅塞顿开。

    写这些文字更多因为心中懊悔:24年的岁月过眼烟云般飘过,付出激情一无所有。读抟扶摇的插队系列其中一句话眼前一亮:“青春无悔”是一回事,可是人生发展毕竟是另一回事情。我做到青春无悔了,可是我还要继续追求 。”受到启发。

    写下这些文字内心有些纠结:总以为“人本善”,好人应该完美,但不经意间看到丑恶并写了出来。纠结中读明月慧心文字:“对好人坏人不可以简单贴标签,因为每一个人内心人性和兽性同时存在。”于是释然不再简单。

    想给这个生活了24年的地方留点文字不是一天两天了,不是一年两年了,可是总写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 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总在眼前晃动,一件件经历的事情总在心头泛起,这个冬天写了,但写出来远比不上曾经写过的《家住城南》,总觉得缺些什麽?

       缺什么我不知道?但是最终写了、发了,尽管不完满。

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5)| 评论(8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