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留点文字给岁月之:“毛驴、骡子、小东西!”  

2012-12-24 06:08:23|  分类: 过去的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别看工人念书少但犀利幽默却无比,这种犀利和幽默在起绰号方面表现的淋漓尽致。他们形容某个人个子低为“一米短三尺”;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摆着两只胳膊走路为“水上飘”,腿往外撇是“老八号”。回家把这些绰号讲给爸爸听,爸爸扑哧一笑说你们真能想出来。

 

岁月这条流淌的河(图片来自博友) 

留点文字给岁月之:一些人、一些事,不会忘记总在心里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别看工人念书少但犀利幽默却无人可比,这种犀利和幽默在起绰号方面表现的淋漓尽致。他们形容某个人个子低为“一米短三尺”;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摆着两只胳膊走路为“水上飘”,腿往外撇是“老八号”。回家把这些绰号讲给爸爸听,爸爸扑哧一笑说你们真能想出来。

    外号最多的是锻工组: 毛驴、骡子、小东西......

    领导毛驴、骡子、小东西的是“梁铁人”。梁师傅“梁铁人”厚嘴唇、凸眼睛、四方大脸黢黑,膀大腰圆,说话嗡嗡的,笑起来呵呵的,声音很闷很粗。两只手如两只蒲扇,小伙子们不听话,他一只手伸出去老鹰抓小鸡一样,拽着胳膊,薅着领子,一把拎过来,屁股上再给一脚,再厉害的野小子也服服帖帖。“梁铁人”管理严格,锻工组任务艰巨总完成的很漂亮,梁铁人总会在年终表彰大会上领奖。

    与梁铁人对照的是“董铜人”。也是劳模。忻州人,个子不高,为了赶工期可以连续几天几夜不睡觉,徒弟撑不住了找个地方眯一会,吆喝着到处找还一顿好训,他不懂用人之道当了劳模人们也不服,不叫“铁人”叫“铜人”足以证明。

 从来没有,也不敢和“毛驴”说话。“毛驴”长得高大粗狂,毛驴很有劲,“毛驴”是锻工组重要劳力。他家住在并州剧院后边,那是太原贫民区。那里的人为一日三餐奔波劳累,地位低没文化饭都吃不饱顾不上修养不修养。听人说在那条街上毛驴凭着两个拳头打天下,一条街上的人都怕他。上了班凭着蛮力干活,组里上上下下也怵他。

“骡子”进入视线和一件大事联系在一起。街上的五六个小痞子,把一个落魄的插队女孩带到“骡子”的单身宿舍里。那一晚发生了不齿的事情。小痞子们强暴了插队女孩。骡子睡在自己床上,用被子蒙着头,不看、不啃声、不管,也管不了。有人过来拽他,他坚决拒绝。第二天那帮人走了,没几天全被抓了,正是严打时期,破坏“上山下乡”痞子们都送了命。“骡子”依旧老老实实上他的班。工人们开骡子的玩笑,说他有定力,骡子笑笑不回答。后来骡子的媳妇从清徐来厂里探亲,水灵灵的一个小媳妇,笑眯眯的招人待见。

 有个长得很出色的男孩叫海英,很高大很帅气在铸工车间翻砂。他喜欢厂长的女儿,那女孩也爱他,出身不好工种不好看不见前途,厂长爱女心切严厉斥责,严加管束。那个女孩被锁在家里几个月不许出门。女儿哭、闹、绝食最终屈服。海英情绪跌落到底点。这段奇缘在厂里口口相传,经过铸工组,我们好奇地探头张望,看那个高高大大,黑红脸庞一笑一口整齐白牙的男孩在干什么?发现我们看,他“嗨!”一声大喝,吓得我们扭头就跑,且一个比一个跑得快。

 因为长得瘦小大家都叫他“小东西”。因为瘦小那些粗壮的兄弟们照顾他,叫他掌汽锤。相比其他人工作轻松许多。“小东西”爱干净,每到下班总拿着香皂,毛巾使劲地洗呀搓呀,想把满身油腻洗去,他一洗其他人就起哄,把香皂盒藏起来,毛巾扔来扔去,说他穷讲究。讲究就别呆在锻工组。小东西喜欢和女孩套近乎献殷勤,下班他会绕到我们车间,骑个大链盒车子一脚支地很耐心的等在那里,等着和女孩们同行,全然不顾别人的起哄和嘲笑。

一起进厂的女伴朝夕相处很容易就成为知心朋友 。

最亲密的朋友比我小四岁,我俩同天报道同天进厂,分配她做很有技术的钳工。从小干活惯了,总是闲不住。早早来给师傅们打水,跟在师傅后边很有眼色的抢着干累活和脏活,甚至跟在梁铁人和一帮小伙子后边去卯汽车大梁,那活很累很脏,男的都受不了,扎着俩小辫,满脸满手污油干的高高兴兴。因为表现出色早早入了党还推荐上了中专,知识改变命运后来成为很会讲课的副教授。一路走来大家夸她,但也有人说她有“心计”。有没心计我没想过,但她真的很会说话,很会做事,每每来电话说的都是让你听起来很舒服的话,觉得每一句话她都在为你着想为你考虑。

宣传队最亲密的朋友玉,年龄比我小,个子比我高,脸上有雀斑,但气质很好,会说太原话,普通话绝对标准,更重要会唱歌,一首《山丹丹开花红艳艳》余音缭绕。人们开玩笑叫她山丹丹。山丹丹喜欢上一个李姓男孩。那孩子真不错,高高大大的,眯眯眼总是笑,从不争强好胜绰号“二油皮”。“二油皮”要去当兵了,真的被批准真的要走了。山丹丹很痛苦,但又知道当兵是好事可以入党有前途。不知她从哪里打听到消息,知道新兵在哪里集中多会开拔,约我一起再去看看“二油皮”,天很黑很冷街上没人,路灯冷冷清清懒洋洋地照着,远远的还有狗叫。我俩骑着单车跑到集合地点,灯光下满眼都是新崭崭的绿军装,来来去去都是军人和准军人。一个房间里我们找到了“二油皮”。他规规矩矩坐在床边。见我们进来惊奇了一下,然后我们坐下来,默默的不知该说啥?“二油皮”平时就老实,此时更不知道说些啥?周围还有其他人,还有那么多眼睛。默默的坐着坐着俩人都不说话但都很难过,沉默中“二油皮”从背包里拿出两本塑料皮大笔记本,给我一本,给山丹丹一本。接过漂亮的本子山丹丹哭了,集合的哨子也响了。 多少年过去了,那个昏暗、杂乱的房间,两个相爱人的离别,依旧象刀割一样刺痛我的心。才知道相爱那么美好又那麽痛。 

  最漂亮的玲能进厂工作就有说不出口的交换条件:解决工作的前提是嫁给我,你妈妈答应了。看外表两人极不般配,玲白净高挑水灵,对方脸大嘴凸眼也大。玲极老实听妈妈的话,她不想上山下乡,也不愿意早结婚。于是提出条件:你去参军你要入党。已经三年工龄的对方立即同意,当年就去了内蒙前线。三个月入团,六个月入党。两年后立即转业。记得那个初冬早班后我们开会,阳光照进来,玲和往常一样,坐在角落里边织毛活边听主任读报。电话响了是打给她的。只听她说了句“回就回来呗!”没惊喜也无表情。她的密友告诉我们:那个当兵的回来了!我们倒抽冷气:天哪!真回来了,这下可没理由再推托了。大家替她不平她却很平静,新年到来的时候结了婚。是我们这拨里最早的一对。滴水成冰的日子骑着车子,穿过半个太原市赶去参加他们的婚礼。

老公把她放在手心宠着。不多久玲调走,很快有了一个男孩,有了一个女孩。再后来有了孙女“大美女”和外孙““壮壮”。当了奶奶、姥姥的玲依旧那样娴静美丽。但老天爷嫉妒完满,去年冬天,玲的老公去世,心梗很突然。知道后我打电话给她:“你应该告我,我就是帮不了你任何忙,但我可以和你就个伴、说说话。”一辈子被老公宠爱的玲告诉我:“他走了,我蒙了,晕晕乎乎的,啥都不知道。”后来我们见面,说说就哭说说就哭,哭得我们也陪她掉泪。想想他俩这辈子,外貌、学历、家庭…..好像不太般配,可是不般配的俩人真心相爱,认真过日子。天长日久爱情转换为亲情,左手和右手那样的。

很喜欢王燕。黑、不高,嘴唇略厚,眼睛却有神。总是风风火火的,不像一般女孩子那样多事,却比一般女孩子仗义。

一起进厂,女的里边最先开着大卡车在厂里试车,骑辆摩托车风驰电闪般上下班,后来学会放映电影。个子不高爱打篮球球场上横冲直撞,是得分的好手。爱游泳晒的一塌糊涂,大家都说她“楞”如假小子一般,但大家都喜欢她的楞。我觉得那不是楞,是直,是不做假,不矫揉造作。

王燕比我们小一些,却早早瞄准了恋人。白白净净的小光本来是钳工,给后半轴打眼,很苦很累。厂里盖了新礼堂,买了电影机,他是电影公司的子弟,和王燕一起学放电影。爱说和不爱说,内敛和张扬,胆小和仗义互补组成了幸福小家庭。生了俩女孩:娇娇、柔柔。俩孩子学钢琴、学画画,上了大学还读了研究生。

我们这一拨里,王燕最幸福。她没有计较小光是不是党员、是不是复转军人,直觉这个人对她好就愿意、俩人携手多半辈子,还有未来,还会继续。

好多朋友啊!一睁开眼睛就唱歌唱的极好的琴,我俩一起去青岛看大海、去成都游览峨眉山、青城山和都江堰,那会旅游还不成气候,那才叫真正的旅游。总跑到宣传部来看人民日报的田野,我夸她关心国家大事,其实是关注远洋货轮停泊在那个码头,一得到确定消息,立即带着年幼的孩子连夜启程,千里迢迢赶去探望,船上有她亲爱的丈夫。长着列宁式额头的赵钦,本来有可能进大学校门当工农兵学员,却因专业不好放弃,曾不懂事嘲笑人家走路外撇“老八号”,惹人家大哭一场,现在碰到依旧笑咪咪拉着手和我亲热说话。走过就被人指着说快看!快看的秀和薇,青春朝气扑面而来;还有梳两条长辫,抱一个琵琶的蕙,古典美人一般,还有刚进厂就被指指点点说是局长准儿媳的柳,粉色的确良上衣姣好面庞.......

一路走来都有白头发了,都是当姥姥、奶奶的人了,只是昨天的事情仿佛就在眼前。

 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原创美文
阅读(378)| 评论(8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