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留点文字给岁月之:仿佛就在昨天.....(一)  

2012-12-19 05:01:18|  分类: 过去的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早班走的早,月亮还挂在天上。推开车间沉重的铁门,门在黑暗中吱呀呀地响,摸着黑合上闸车间里灯亮了,清冷灯光下告诉自己不要怕、不要怕!一会人就来了;夜班前爸爸总是一次次看表,然后不忍心地把我推醒,睡意朦胧地推着自行车,踩着影子走出院门,自行车链条咔啦啦的响,背后总传来爸爸心疼我的一声长叹,还有那句说了无数遍的:“哎!钱难挣屎难吃呀!”

 

岁月是条流淌的河(图片来自博友)

留点文字给岁月之:车间里........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 在车间开铣床开了12年,从大姑娘开成小媳妇。

 换过俩车间,跟过俩师父,朝夕相处的伙伴很多。

 俩师傅一个姓贾,根红苗壮;一个姓原,地主后代。

 讲政治的年代,贾管原,原不太服气。贾吃苦行,动脑筋不行,技术差一截活干的不漂亮。原精明利落,难度大、精度高的工件他加工,别人干不了,年龄虽小但他的不服气我能看出来。

 俩师傅对我都不错,在波纹《我师傅》里写过:“年轻总困,随时能睡着。夜班一过十二点上下眼皮就打架,趴在工具箱上,轰隆隆的机器声里,照样睡得香。迷糊中有人推我,贾师傅说:“叫她睡会吧!”厚道的贾师傅。

 原师傅聪慧活跃,活干得漂亮还会拉二胡,宣传队离不开,除了拉二胡还用晋中味的普通话演对口词,沾上白胡子演爷爷,爷孙俩赶大车保卫集体财产,回荡在礼堂的声音z、zh不分,s、sh不分,慷慨激昂挺好玩。

出身地主原师傅很苦恼,但他懂得保护自己,比如吃忆苦饭:豆腐渣、野菜、糠掺在一起做窝头一人必须吃一个,我咬一口嚼了又嚼,刺啦啦粗的死活咽不下去。可原师傅吃完一个还跑到组长面前表态:“老贾,老贾,我再吃一个!”

 那年冬天一种新花布上市,图案是蓝底白色的梅花和信号灯,灵感来自《红灯记》很新颖,原师傅从我这拿了五元钱,说他媳妇是年轻人过年也得穿一件新衣服。年底申请救济,他把已经还我的钱又写在自己一年所欠外债里,有那一长串数字才有资格申请救济。张榜公布后他再三和我说:“大意了,师傅大意了,把还你的钱也写上去了” 。其实一等救济批下来不过30元,师傅一个人上班,三个儿子,媳妇“六二压”,全家租住一小房子,日子过得多煎熬我知道,我不会说的。

 小心翼翼,胆战心惊,原师傅让运动搞怕了。

 每天和铁块打交道,日复一日繁重而单调,工人们最大的消遣就是聚在一起神聊。上班后、下班前半个小时,饭前饭后坐一会,机器开着没人干活,三五成群聊聊世界、国家、社会、电视……聊得最起劲的是荤段子,一个人说,一群人笑,最能说荤段子的姓安,50岁的八级钳工,他嘴坏人不坏不过嘴上过过瘾。他总是护着自己组里那几位女工,护的最紧的人最洋气、很漂亮叫芳。芳喜欢标新立异。会剪裁衣服。还帮大家总是有求必应。大家穿工装,她把工装改成尖领收腰,裤腿或宽或窄,宽的甩来甩去,窄的紧裹腿上,一次竟别出心裁买音箱布做上衣,宝石蓝底色上银色丝线闪闪发光。穿上像阔太太。但她的穿戴让本分的人很不屑。她对婚姻的态度也让传统的人很不满。

 第一个老公真是个本分的好人,好到容忍她的一切。越是容忍反而越被看不起,已经三个孩子了:宝宝、贝贝、娜娜。洋娃娃似的非要离婚。打了一场官司又一场官司,法庭调解现场见到了另一对离婚的夫妻。鬼迷心窍尽然觉的那个男人才适合她。还没有最后办妥手续,俩人就住到一起。对方妻子不服气,怒气冲冲找到厂里,在我们车间大打出手。俩女人一高一低,一胖一瘦扭打在一起,撕头发、拽衣服,互骂对方不要脸。把工件扔来扔去,都是铁危险极了,车间里好几个生产组,几十号人,真正着急、真正不怕危险上去拉架的是安。事后芳愤愤不平地对我说:“厂里人哪个我没有帮他们裁衣服做衣服,关键时刻看笑话,真叫人寒心。”

 还发生了一件事,一个女孩子因为处对象行为不检点,被人在厂门口两边墙上贴了大字报。用墨汁写的好几大张,还有她戴军帽的照片。白纸黑字把她的“不正经”一一暴露。消息如长了翅膀一般飞到各个角落。人们趋之若鹜地跑去看,窥探隐私传播小道消息国人劣根性,讥笑的、数落的、看热闹的、幸灾乐祸四周站满了人。那个女孩气愤地往下撕大字报,一言不发,脸色惨白,只有个子不高、黑黑的,男孩子性格的王燕仗义地站在受害人一边。愤愤不平地说:“还没结婚就这样糟蹋人家,告他去,告他诽谤罪”。当时我也站在那里,吃惊地看那个女孩撕大字报,更吃惊王燕帮她说话,王燕不像一般女孩那样多事,风风火火骑个摩托来来去去,打篮球,游泳、开汽车,充实的一塌糊涂。王燕成了我最信赖的朋友。

车间主任姓陈。聚在一起聊天不干活的人都怕陈主任。陈主任一来就散,就开始干活。

陈主任一直是我领导 ,一进厂就是。200多人的大车间归他管。文水人、个子不高、话不多皮肤还白,不大声呵斥人,实在不满意就眯起眼睛盯着你看,看的你发毛。有人说:“这种人才阴毒,背后给你小鞋穿”。陈主任没有给我穿过小鞋,三级升四级技术考核,应该加工模具,我的车小精度不够,主任说你加工两个六方螺帽吧!不露痕迹照顾了我。主任对我好,因为我干活不惜力气,黑乎乎的大车间里上早班第一个来,傻乎乎干一上午,第一次上车床就加工了720根立人轴,是别人的两倍。大家聊天我看书,电大考试前的所有书本都是在大家聊天中读完的,主任喜欢读书的年轻人。

 后来我去了教育科,有次厂里内部招工让我出题。老主任辛辛苦苦穿过太原市,黑灯瞎火跑到我家,希望我透露点题帮帮他待业在家已经很久的小女儿。出完题为避嫌,当天下午就躲开了,害他白跑一趟。也害许多人白跑一趟,他很失望我很内疚。其实那些题一交上去早被分管厂长泄密,那次招工就是权利和金钱的较量。

 老主任原地踏步,在车间主任位置一直干到退休,欣慰的是他大女儿在美国发展的很好,漂洋过海他去过好几次。

 给我小鞋穿的主任是修理车间的。我们教育科管职工培训。包括文化、技术、法制。我们下车间去给工人讲刑法、民法、民事诉讼法,其实讲不好,照本宣科举点例子,但工人们爱听,一来可以少干活,二来谈笑间也算娱乐。去讲课那位主任当面恭维,好听话说的我都不好意思,刚结束,他就跑到厂长那里告状:说教育科影响生产?说生产计划完不成谁负责?说了很多坏话,总之希望厂长训我们,大概厂长看教育科都是女的,骂也不好开口,事情不了了之。那件事以后我懂了:可别相信笑脸,当面给你笑脸不一定对你好!

 一个班组的人,平时嘻嘻哈哈很亲密。一到评先进、涨工资就剑拔弩张。40%的指标,一级只有七、八元,谁都盯着,谁都觉得该轮到自己,一次次开会,一次次讨论,一次次比较,第二次40%加薪我们四个70年前后参加工作的总算都上去了,我很高兴。可是开完会,看见走在我前边的杨师傅,夕阳里脚步沉重地往家走又觉得心酸。她五八年参加工作,一人操作一台磨床,工作量很大,还有三个孩子,她也想升那一级。面对毫不退让的竞争她表态:“我是党员,这次我让了不参加!”有人表态不参加,领导高兴死了,但很少有人表这样的态。那几年加一次工资就像打一次仗,身心疲惫,死去活来,两败俱伤。

 早班走的早,月亮还挂在天上。推开车间沉重的铁门,门在黑暗中吱呀呀地响,摸着黑合上闸灯亮了,清冷灯光下告诉自己不要怕!不要怕!一会人就都来了;夜班前爸爸总是一次次看表,然后不忍心地把我推醒,我睡意朦胧地推着自行车子,踩着影子走出院门,自行车链条卡啦啦的响,背后总传来爸爸疼爱我的一声长叹,还有那句说了无数遍的:“哎!钱难挣屎难吃呀!”

 

   

 

 


    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原创美文
阅读(424)| 评论(15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