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记忆:这里边有没有你?(二)  

2012-01-08 07:51:44|  分类: 过去的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记忆:这里边有没有你?(二)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文革后期,有段时间报纸上总是没有总理的消息。心里很着急。一遍遍问爸爸:报纸上为什么没有周总理?

那会小,不懂政治旋涡的深浅,不知道总理的病情也属于国家机密,就是觉得总理就是那个天天陪伴在我们身边人,这个国家有主席就有总理。

七六年一月九日,一大早广播里放哀乐,惊异间,师姐从简易楼上探着身子告诉我:周总理去世了!是总理去世了!

我吃惊,怎么会?那个神采奕奕的人、那个阳光灿烂的人,那个笑容可掬的人。从我们懂事就一直看到他,报纸上、画报里、银幕上…..他风度翩翩出现在所有场合,儒雅帅气的无与伦比,笑容可掬得如同家人,他俯身倾听、仰面大笑,挥手示意、慷慨发言、奋步疾走…….在田间地头、工厂车间、哨所军营,他拉着老人的手,摸着孩子的脸,和战士一起吃饭.......在非洲、亚洲、欧洲,他撒播友谊、力主正义……他的生命力那样旺盛,精力那样充沛,他怎麽会走?

黄昏回到家里,一个人坐在桌子边听半导体。广播员很沉痛,一句一句念讣告,一句一句听,眼泪流下来,挂了满脸。外边,一片暮色,风很冷、心更冷。

接连几天,厂里的人都在念叨着总理。隆隆的机床边、工间休息时、男的、女的、话多的、寡言的,大家围成一圈,都在惋惜,都在感叹!大家说:总理遗体绝对不可以火化 ,必须象列宁、斯大林那样永远保留下来;大家说:应该为总理做一个水晶棺,让总理躺在水晶棺里,我们就可以一直见到他;大家说:总理没有一儿一女,我们就是总理的儿女。说的人很激动,听的人也很激动,巴不得所有的想法中央都可以听到,所有的想法都可以照办。

厂里各部门都在准备花圈,大部分是买的。厂里办了“七、二一”大学,我们三十来个人在那里学习。我和大家商量:花圈我们不买,我们自己动手做。用粉色的、白色的纸做成一朵朵梅花,镶嵌在花圈上,梅花代表总理的高洁,代表我们的思念。

追悼会那一天,会场上,我们的花圈不是最大,最艳,但是最有特色。哀乐声中抬着花圈,恭敬地献在总理遗像前,望着再熟悉不过的面孔,眼泪夺眶而出,流泪的还有男士。发出嚎啕哭声的是上了年纪的女工。

那几天,全国人民都在悼念周总理。朋友告诉我,她很优秀的哥哥在北航读书,这两天总是从学校跑很远的路,排很长的队,去北京医院那个狭小的太平间里向总理告别,告别的队伍在北方凛冽的寒风中,从医院那个狭小的告别室外转了一圈又一圈,一直排到东交民巷、台基厂一条。她哥哥和大家一样流着泪、红肿着眼第一天去了,第二天仍然去。

他哥哥我见过,老高中生,曾作为山西学生代表上过天安门,但他很有头脑不张扬。70年代初进了北航,读了研究生,最后出了国。

老公当时正在清华读书,他后来告诉我:总理遗体送八宝山火化那一天,没有人组织。不知从哪种渠道传来的消息,一早,北京人就从这个城市的各个方向涌向长安大街两侧。谁也不知道灵车何时通过?谁也不知道要在数九寒天里等多久?但是人们就那样执着地等在一月的寒风里。有大人、有孩子;有身经百战的军人,有稚气的学生;有儒雅的知识分子,也有朴实的工人。老公说:他站在王府井南口的人群中。下午天将要黑的时候,一辆普通灵车,挂着黑色、黄色的纱幔从正义路一座很小的医院开了出来。车开的不是很快,驶向长安大街。路两边,都是人,老公说:你不知道,现场人那么多,却特别安静,一双双眼睛盯着灵车,流着泪看着灵车走近、走过、走远,然后是失去挚爱亲人的、发自内心的那种哭声,压抑而悲痛。十里长街,都是如此。老公说:那一刻我站在那里。

后来有新闻纪录片,我们在太原也看了,没有身临其境,一样悲痛不已。遗体告别时:德高望重的朱老总举手一个军礼,传递了多少情意。江青的张扬,引起了多少愤怒。诗人郭沫若:“天不能死地难埋”的诗句直问天和地,为什麽收走总理?民主人士梁漱溟刚做完手术,坐着轮椅围着总理遗体转了一圈,又转了一圈,然后强撑着站起来鞠躬致哀。一直为总理理发的朱师傅、大会堂的服务员一个个捶胸顿足,痛不欲生。

泪眼朦胧里看发生在北京长安街的一幕又一幕:灵车驶向长安大街、驶过天安门、新华门.......双手垂放笔直站立的警察,两边流泪的人民,镜头一个一个闪过。“江河呜咽、天地含悲”“红旗低垂、新华门前洒满泪,,日理万机的总理阿,今夜你几时归?........”一句一句解说词叫人心酸,催人泪下。 快四十年了,依旧记着。

在全世界国葬级别的活动中,这是唯一的一次没有人组织、没有人发动,大家自觉自愿、心甘情愿、发自内心的送别,送别曾和自己心心相印的总理

再没有比中国人更实在的人民了,谁对他好,谁做过有益的事情,谁把一辈子的心血和精力献给了人民,谁襟怀坦荡、光明磊落、无私无畏,谁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,人民就喜欢谁。活着,发自内心的爱戴,死了,发自内心的怀念。

 上个世纪,北京长安街,道路旁站立的人民无言地证明了这种情感!

 

灵车驶过十里长街

记忆:这里边有没有你?(二)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 十里长街上自发悼念送别的人民。在那个寒冷的冬天,人民在流泪,哭总理、哭国家、也哭自己。

记忆:这里边有没有你?(二)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记忆:这里边有没有你?(二)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记忆:这里边有没有你?(二)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9)| 评论(8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