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记忆:那个叫江新宇的孩子  

2012-01-05 06:38:35|  分类: 过去的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一路走来,留下许多记忆,如这些落叶、、、、

 

龙年记忆:那个叫江新宇的孩子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   

那年冬天,厂里的人们交头接耳传递着一个消息:那个谋害毛主席的人,他儿子分到咱们厂了。这一消息,给那个寒冷的冬天,给这个缺少活力的工厂增添了热气。“哪个?哪个是?”人们指指点点,交头接耳,兴奋不已。被指点的人叫江新宇,那年刚刚17岁。跟随被发配的父母来到太原,来到我们厂,做了一名维修工。

那年冬天,电大开始招收第一批文科学生。那个曾经当过“右派”的教育科张老师分外卖力,鼓励我们一定要试试!于是年纪不同的人走进补习班,江新宇也在其中。

很可爱的一个孩子。大大的眼睛,痘痘点缀着青春,标准的京腔,举止很有教养。很认真地听讲,很刻苦地准备。复习的时间不过短短几个月,三月份考试,四月份录取,九月份开学,我们成了同一座教室的同学。

开学不久,他邀请我们一起考上的五个人去他家里。不远,在体委宿舍,独占一个单元一层。家里很简单,阳台上花盆里种着葱,他笑着说:“老爹的杰作”。他谈外国文学,谈《约翰.克斯里多夫》《安娜、卡列尼娜》,问我们印象最深的是那句话。我看过,不敢乱说,其他人也没开口。他说: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”。那天聚会并不热烈,他微微失望,我们离开。自始至终,他的老爹没有露面。

后来我们熟了,会在一起聊天。他讲爸爸被打成林彪反党集团成员后,他和妈妈被下放到老家-湖北红安县。从上海到红安水土不服,身上长疮流脓水。早晨起床,被单贴在身上,往下撕钻心的疼。他说:老乡很好,让我妈妈干最轻松的农活——看场。在晒谷场上我挥舞大竹竿,赶鸡和鸭,那年我四岁…..他说:十几年后可以到北京见爸爸,爸爸指着我问妈妈:“这是谁家孩子?”妈妈说:“小七啊!”“爸爸被捕那年,我才四岁,十多年后相见,父不识子,子不认父,悲哀!”我们在一起,聊了很多,但至始至终,没有提那个敏感话题。

不同于正规学校,电大上课多是业余时间,没有固定老师。听到哪里有好的老师辅导,我们会骑车跑去听。一次我俩结伴去铁一中听辅导,相处已经熟悉,忌讳的话也可以说出口。路上我鼓起勇气问他:“你爸干嘛要谋害毛主席?”本来谈笑风生的他突然沉默了,半天后才说:“到底谁要谋害?让历史说话”

时间过得真快,到我们毕业那年,对他爸爸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。媒体记者守在门口,不屈不挠想挖出些新闻来。对此,江新宇很气愤,多次驱赶记者,多次在我们面前愤愤不平。

同学三年,我也实在想见见那个神秘的人。于是,借口送考试复习资料。跑到他家,咚咚咚敲门。不理,继续敲;还不理,坚持敲;终于屋内传来高亢的声音:“谁呀!”报了姓名和关系,门打开了。一个又瘦又小的老头探出身来,热情地说:“知道,知道,听说过你。”惊异那高亢的声音可以从这弱小身躯中爆发出来?热情但是没有丝毫让进门的意思。我递进去厚厚的复习资料,失望地下楼。最最失望的是,千方百计谋害毛主席的就是这样一个干巴瘦的老头啊!

后来江新宇喜欢上了我们厂一个女孩,那女孩也是军人家庭出身,长相酷似殷秀梅,她妈妈是厂里组织部长,面对很严重的政治问题严肃拒绝。追了很久,没有成功,江新宇很沮丧。

后来我调离那个厂,江新宇也调离了,去了哪里干了啥不知道?

没有联系,很久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8)| 评论(10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