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们的九月:(五) 老师、老师(中学篇)  

2011-09-19 20:13:57|  分类: 过去的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大山里的老师。每月工资45元,每月补助120元。全年收入1940元。老师说:没考虑工资的高低,只想尽一份责任。

如果我不干了,孩子们就没有地方读书。看图片,他执着的眼神让我心动。(图片来自天涯网)

我们的九月:(五)    老师、老师(中学篇)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  老师、老师之中学篇

 

一进中学,迥然不同。除了班主任,其他课任老师,上课来、下课走。再没有婆婆妈妈般跟在你屁股后边,关注你一举一动的老师了。

班主任老师姓蒋,高高瘦瘦、很儒雅。曾经给大我十三岁的姐姐做过班主任。姐姐工作后,他总来我们家,原来他喜欢姐姐的聪明好学和甜美,要撮合姐姐和他侄儿搞对象,没有成功。一条土土的街,总来这个穿戴打扮举止与众不同的人,邻居开始注意,我当然也印象深刻。当我也坐在教室里,看着熟悉的他登上讲台对班里同学一个个点名,点到我,盯着问:是否还认识他?众目睽睽下:极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,想起冤家路窄。他是教生物的,每周课时不多。不多的课时讲解中记住了细胞,而且知道细胞存在于每一片叶子,每一个果实比如西红柿里。

还有个班主任姓王。在高级知识分子云集的校园里,只因政治过硬,作为沙子被掺了进来,所以他只带政治课。他带的政治每逢考试,不以答题内容和水平高低给分,而是以卷面是否整洁,字迹是否公正打出优、良、差。没有一手好字的我很吃亏,从来没有得过优,尽管很向往,尽管很认真。

小个子语文老师姓李,说太原味道很浓的普通话,从“九一”出来的我们都可以发很标准的音,所以第一天上课我就暗暗吃惊,美好的文字用这样别扭的话念出来,还有味道吗?后来的作文课更叫我不得要领。小学写作文,我们会用许多许多形容词,许多许多排比句、很激昂,很感慨。到了李老师这里,此种写作手法一概拉倒。发下的作文本上,红红的批语写道:“语言优美,报纸仅可以参考。”在小学总被当作范文朗读的作文,在他手里最高就给85分,还有许多徘徊在80分上下。下了80就是五分制中的三分了,那个分数很丢人。下来和同学说:才知道在中学作文80分算高分。但心里仍旧愤愤不平。李老师讲《社戏》、讲《火烧云》,讲《背影》.讲到激动处,声音开始拔高、肢体动作幅度加大,人也仿佛魁梧了许多。从老师讲解中慢慢体会到:好文章不需要大喊大叫,平平淡淡写出真情先感动自己,然后才可能感动别人。这样的是好文章。

外语老师姓郭。他总是很忧郁,眼光呆呆地、长久地注视着一个地方。他是北外毕业的。当个初中老师富富有余,可他很少和我们交流,极少表情,从来没有神采飞扬过。同学间悄悄传说:“他失恋了!”。两年时间,没有见过他的笑脸。我们下乡劳动,在太原市郊,老师们也跟着去。白天和我们一样在水田里插秧、或在旱地割麦。晚上,郭老师独自在村边转悠。有一天突然被村里的民兵押回来,说他一直跟着附近电厂的女工,那个年轻女工吓坏了。民兵用当地口语说他:’雷氓(流氓)、雷氓”。第二天,全村的大人小孩都跑过来看,都指着他说:”雷氓!……”老师很冤枉,他用标准的北京话一股劲辨白:“我不是流氓,我没有流氓。”听他解释的人不多,相信他是流氓的学生也不多。只是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更孤独,神情更忧郁,甚至会在上课期间默默流泪,看一个大男人当众流眼泪,一群12、3岁的孩子吃惊不已,面面相觑,因此记住了这个老师。

最发愁上数学课。实在搞不懂的代数如云里雾里:什么平方、立方、n次方、一元一次、二元一次、多元多次方程,还有几何,线条、图形等,乱七八糟塞进脑子里好像一锅浆糊…..看着一学就懂,一上黑板就嚓、嚓、嚓写出步骤和答案的同学田玉宝和郭万宝,除了羡慕还是羡慕。很想请教学习窍门,拽拽的,小个子的两个宝却不愿和女生说话,甚至不带多看一眼。内心渴望交流的男女孩,那个阶段表面却无比冷淡。缺少理性思维的我,只有自己一遍遍做题,好像期中考试还得过一次100分。兴奋的午饭也吃不下去,知道那是超常努力的代价。只是对数字和解题的厌恶保留到今天。

全省重点中学,老师当然毕业于名校的多。解放前能从名校毕业的自然不是普通家庭。阳光下,常见他们三、五人围拢在一起,衣装笔挺,谈笑风生。朗朗笑声和一丝不苟的发型表达着他们的好心情。也见他们夹着讲义,身板笔直,蹬、蹬、蹬地从学生身边走过,一脸骄傲,目不斜视。这就是有学问的人呀!仰望着他们,小小心眼里充满了崇拜和好奇。

66年那个春末夏初。大字报满天飞。才知道老师队伍里竟然有国民党上海市市长钱大均的儿子、有衣服必须从香港专门定制才穿的归国华侨。那个新年晚会演《红岩》看守长黑猩猩的的彭老师,就是国民党三青团。还有妖娆班主任原来是上海大资本家的小姐。平常臭讲究,系条丝巾也与众不同,讲吃讲喝我们中了多少毒。

诗一般的绿色校园里,流动着愤怒的红色岩浆,失去理智的青少年,穿一身绿军装,提着棒子或红缨枪,把有问题的老师全部集中在澡堂,让他们排队、弯腰、唱嚎歌、戴高帽、剃阴阳头、监督他们干从未干过的体力活,还是在毒毒的太阳底下。

学校里师道尊严不再、儒雅不再、渴求知识和上进的氛围不再。

再回学校,文革已经过去三十多年。适逢学校百年大庆。历届毕业生云集校园,不乏苍苍白发者。在曾经熟悉的每一个角落走走、停停、看看,说不出的沧桑和感念。那几天学校如过节一般。

昔日的班主任也白发苍苍,偏瘫在轮椅上,看见大家,只会一股劲的落泪,呜呜呜的说不出话来。推着她的老伴说:“很久没有下楼了,知道你们来,她固执的一定要下来看看”。拉着老师的手,不知如何劝慰,只是陪着她流泪。

汲取知识的黄金岁月,因为一场浩劫,老师和学生都是受害者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7)| 评论(1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