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月 厚重(七) 身边.......  

2011-08-27 06:50:16|  分类: 过去的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   八月,写写男人。已经发过的都有些名,或大或小,或远或近。其实生活中接触更多的是普通人。

   想起他们的好,见过他们的难,也稍稍知道他们的一些不光彩。是小人物却很真实。

 

 

一个字、一个字,把过去的事情都记下来。(博友浅草的作品)

八月 厚重(七)  身边.......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酒喝的过了

    他也是从部队上下来的。农村的孩子当了兵,见了世面,机灵、又能说会道自然进步的很快!

    不久入了党、提了干,转业到太原进了我们厂。

    认识他的时候,他是车间党支部委员、团支部书记,管我们这一群大男孩女孩。

    他很招人喜欢。因为长得酷,像极了“钻山豹”,爱笑,一笑露出整齐白牙齿;因为会说,都是年轻人爱听的,说到激动处,比如讲《水浒》里的林冲可以声泪俱下;因为热情,谁有了困难只要他知道准会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我们一大帮初入社会的孩子,跟在他后边学雷锋做好事,大会战搞突击、春游逛晋祠,说说唱唱排节目........曾经很愉快。

    可是他有个致命的短处,爱喝酒。喝起来没节制,喝醉了干傻事。

    他妻子天津人,老中专生学财会,长得很甜也会说话。谁都说他有福气娶了个城里的好媳妇。平时他对媳妇也好,腰板笔挺的他陪着婀娜多姿的媳妇出来,是那个宿舍一道谁看谁羡慕的风景。但人们不知道的是,他一喝醉酒,就打媳妇,没轻没重,甚至绑起来打。媳妇不是我们单位的,又极要面子,沉默着忍受。一次又一次,实在受不了,后来一看他喝酒就躲出去。那个宿舍是面对面平房,住很多家。他踉踉跄跄、东倒西歪一家一家扒着窗户往里瞅,看他媳妇到底藏在谁家。全然不顾别人的呵斥和规劝。

   因为政治过硬,早早的就当上厂保卫科长。按照工作能力和敬业精神,还有条件再高升的。又是这喝酒的毛病。每到中午喝完酒,吐的哪里都是、然后在床上呼呼大睡。科里的人从一开始开着玩笑帮着收拾到后来极其厌恶。这个毛病让他在保卫科长的位子上原地踏步直到内退。

   太多的酒带来致命的伤。一下脑血栓。早已经和他分居的妻子还是尽了责任,把他送到医院去抢救。出院后一拐一拐的。我在那个宿舍大门口见过他一次,劝他,他咧嘴笑笑,露出一口洁白漂亮的牙齿。

    因为不节制,再后来他还是躺在了床上,很凄凉。

    已经调离那个工厂的我,曾经联系过好多人说我们一起去看看他。但是没一个人愿意去。

    躺在床上的他最后孤独地死去,很凄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书念的呆了

    刚进厂,总有人说22公岁、22公岁。开始不明白他们说什么?时间久了,才知道他们特指一个人。

    是一个文革前毕业的老大学生,姓王、南京人、个子高高大大、国字脸、远看很帅,走近了发现很木,动作迟缓,脸上极少表情。

    虽是文革中,虽然号召晚婚。进入青春期的男孩女孩,还是憧憬幸福,渴望有个伴侣。所以卿卿我我谈朋友的不少。一块进厂,之前就是同学和邻居的走得就更近一些,上班一起来,下班一起走,亲亲热热叫人羡慕。

    此情此景老师傅们说话了:该着急的不急,不着急的乱急,看看人家技术科老王,22公岁了,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 老王不急,身边的同事很着急,不停地给他介绍对象。他也都去见,总不成功。有人说:大学生成了臭老九,女孩子的标准是复转军人、共产党员。也有人说:老王去相亲,带了四个苹果,女方不愿意,临走说拿走你的苹果,他就真的把四个苹果拿回来了。

    都是从别人嘴里传出来的,真真假假不知道。眼见为实的就是:那个年代,技术科那些大学毕业生,在车间里一身油腻,满脸花,批判会上发言的嗓门很高,以此表现自己的积极和改造。老王也去车间也干活但很笨拙,开会从不发言一直坐在那里。常见他默默地走向食堂,默默地走回宿舍,孤单的身影让人可怜,让人着急。

    干活不是他擅长的,与人交往也不是他擅长的。后来厂里办起“7.21大学”,他带数学、带制图。上课,只顾自己讲,声音还不高,底下的学生见人下菜碟,一上他的课就乱作一团。底下乱与不乱,好像与他无关,他不紧不慢讲自己的 ,也让老老实实听课的人替他着急。

    很难的题,好几道。下课后问到他。他嘴里哦、哦.....的,拿只笔画来画去,不看我,一会功夫就说了好几种解法,难题全部得到解答。佩服得我一塌糊涂,知道书本才是他的闪光点。

    打了几次交道,再碰见我主动和他说话,他也开始回话。破天荒一次,还站在我车床边,叫我把一份礼物送给一起干活的小蔡。小蔡长得像当时电影演员吴海燕。喜欢她、追她的男孩不少,没想到王老师也有这心思。结果当然是碰了钉子。小蔡的目标也是复转军人、共产党员。

    文革总算结束了。落实政策,王老师回归太原理工大,成为一名大学教师。后来在故乡南京结了婚,还有了孩子。可是那种慢吞吞、腻歪歪的性格始终没变。厂里有人出差路过南京去看他,发现小他好多岁的老婆对这日子也是不满意。

   念书是叫人长本事的。比书本知识更实用的是社会上人与人相处这门大学问。王老师,念书念的有些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2)| 评论(7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