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月 厚重(六) 身边的......  

2011-08-24 05:50:25|  分类: 过去的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八月,写写男人。已经发过的都有些名,或大或小,或远或近。其实生活中接触更多的是普通人。

  想起他们的好,见过他们的难,也稍稍知道他们的一些不光彩。是小人物却很真实。

 

屋顶上,咕咕咕的鸽子,是否在不厌其烦地诉说远去岁月里远去的人。(图片来自博友)

八月 厚重(六) 身边的......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师傅

 

  我师傅姓贾,晋南人、脸黑、嘴唇厚、显老。

  除他外,家人都在晋南农村。强势老娘、懦弱的总在娘家住的妻子、还有未成年的三个女儿。

  因为父亲的病、母亲的老,孩子们的小。师傅总是缺钱(月薪36元)。也总是不断地借钱。向工会借、互助小组借、工友之间借。一年下来,厂工会公布几次救济名单,名单中总有他的名字。或一等、或三等,钱或多或少。

  因为出身好,师傅是我们这个生产组十几个人的小头头。可是我发现,因为他的性格,因为借钱总不及时偿还,大家并不把他看得很重。组里那些尖酸刻薄的女工悄悄地说:你师傅,还长富呢?一个姓,永远也富不了。

  出身好的师傅被领导派往上海学习考察。临走前问我要不要买什么。当然要,刚流行的的确良衬衣、最需要的雨靴。回去和爸爸说。爸爸给师傅带了五十元钱。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。一个月后回来了。同时回来的还有粉灰色交织格的上衣,天蓝色的靴子。一共消费不到15元,高兴极了。不高兴的是时间过去很久,师傅迟迟不把剩余的钱还给我。我是个学徒工啊!一直想提醒他,几次话到嘴边又咽回去。过了好久好久,我终于鼓足勇气对他说:“我爸爸让你下班后去我们家一趟。”

  天黑了,吃过晚饭。师傅真的来了。东拉西扯后,掏出钱递给爸爸。爸爸极不好意思。把师傅送出门外,夜色中,听着他哼着小曲越走越远。爸爸说:“我们追着问别人要钱这是第一回”。爸爸又说:“虱子多了不咬,债多了不愁,你这个师傅啊.....”

  跟师傅学徒,看我能独立操作后,一上班,他就哼着小调走了,我满头大汗干一上午,快下班他晃晃悠悠回来了。大倒班,一晚上开机器。过了12点,上下眼皮直打架。趴在工具箱上呼呼睡去,朦胧中觉得有人推我,听师傅说:“叫她睡吧!”都在朦胧中。朦朦胧胧地算上了个夜班。师傅还是心疼我。

  后来我上了7.21大学,上了三年电大。后来电大毕业去了厂宣传部,后来师傅得了癌症。因为拿不出红包,医生从没给过他好脸色。开刀后,癌细胞已布满腹腔。又缝上。麻药不足,疼得直叫唤,却被旁边的人不客气的训斥。

  我们相约去看他。更黑更瘦的师傅躺在病床上,骨头似乎要戳出来。他努力咧着大嘴朝我们笑,一辈子不待见的老婆默默地守在床边。心酸的我从病房出来没有立即走,想找医院里老公的熟人说说话,让师傅少受点罪。最终在医院跑来跑去无果

  钱是男人的骨头,男人的胆,总是钱紧的师傅一辈子也没有舒展地活过一天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领导

  我领导当过兵。政治上很过硬。我领导有才华,有理论,字写的极漂亮。我领导还算帅,长的像周里京。

  我们宣传部负责厂报,一周两次;广播、一天三次;干部理论教育,一周一次。还有总也写不完的总结、报告、报道。任务很重,人却不多,连我、一个小男孩加领导三个人。

  就我们仨,算同龄人的领导还总端着,脸绷得紧紧的,不苟言笑。

  很多时间,小男孩跑外,我和他各自坐在办公桌旁,一上午也不说一句话。干净的一尘不染的办公室里安静的掉根针也听得见。偶尔他会咳嗽。回声很大,咳嗽声会让我紧张。爱说爱笑的我太压抑了。

  我的朋友小田普通话更标准,音色极好,人也有气质。领导说:“去联系一下,叫小田来录些稿件。”小田高兴地来了,因为我,因为任务的光荣。为保证录音质量,办公室双层窗户全部管严,多余的人全部出去,包括我。事后小田对我说:“我录音,余光里能感觉到你那领导眼光色迷迷的。你还说他严肃,算了吧!”我大笑,“谁让你有魅力?”

  领导的老婆也在我们这个党委小院里。和我们办公室对门。时不时会过来看看。过来会不停的指导。领导不啃气,但每个指示都会不打折扣的落实。一直不明白,不漂亮没有魅力能力平平的她,有什麽办法把我领导管理的的服服帖帖。

  有个小例子:那会还没通煤气。他家用煤气罐。为了省气,实质为省钱,他们两口子总是提着家里所有暖壶来上班,下班时再打满热水提回去。时间久了,人们就嘲笑。嘲笑他们连公家这点便宜也占。看着高大的,有才华的领导提着暖壶走在很不短的回家路上,我觉得很没面子。

  领导从不和我拉家常,总是居高临下给我们布置这任务那任务。不过听别人说他认为我有能力,在一起工作很和谐。

  讨论我入党时,从不多说话的领导为我说了许多话,评价高的让我都不好意思。这点好我记着,一直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3)| 评论(10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