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月 厚重 (五) 因为一首歌,走近一个人。  

2011-08-19 21:10:53|  分类: 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

长亭外、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

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…...

天之涯、海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

一杯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李叔同《送别》

这首歌从问世距今一个世纪了。

一首歌,传唱百年而不衰,依旧受到人们喜爱,可以列为经典。

喜欢这首歌,喜欢它舒缓、深沉的旋律,每每听到,感觉如知己般地一个人在向你抒发思念、感慨人生。悲凉而又沧远。

喜欢它的精美,古典诗词懂得不多,但表现离别和感慨人生的如:“杨柳岸、晓风残月”、“一杯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”被极美地糅进这首歌里。

这首歌曲《早春二月》用过,《城南旧事》用过。那都是精美的电影。

南京作家,善于写民国逸事的叶兆言(叶圣陶孙子)说:“有人叫我写写李叔同,我始终不敢答应,那是一座大山,我写不了”

写李叔同的文字不算多。然而,他总是不经意地出现在在我们左右。比如:音乐旋律中会响起他的《送别》;现代的书法家、画家聚在一起,谈来谈去会说起李叔同。就连僻静的庙宇里,出家人也会不经意地谈起弘一法师。

再多些知识的人会知道他出生官宦人家、父亲经商,曾是望族家中翩翩公子。他早年留学,在日本攻读美术、音乐、戏剧,是中国最早,造诣很深的洋派留学生。归国后,先后在杭州和南京第一师范任教,教音乐、美术。名气很大的丰子恺、潘天厚、刘质平都曾是他的学生。后来他出家,先在杭州虎跑,又到福建泉州,人称弘一法师。

该有的他都拥有,家世显赫、学问高深,地位朋友,金钱爱情。从日本带回来的妻子刻骨铭心地爱他。他的日子过得天好地好,天好地好中突然削发为僧。所有人都惊讶?都不解?我们这些平常人急急追求,甚至穷尽一生去奋斗,想要全部占为己有的名和利、物和欲,被他轻轻地,毫不在意的统统丢弃,转身遁入空门,做了和尚,从此一袭灰色僧袍,一双芒鞋,一串佛珠,青灯古佛旁、心甘情愿过了24年苦心僧的日子。

他有好多朋友,谈笑皆鸿儒,是南国诗社的常客。对于他的出家,同辈人柳亚子愤愤不平地说:“一个名冠南国的风流才子甚么不好做,偏偏出家去当和尚。”老朋友夏丏尊对李叔同说过一句戏言“我们这些人还不如去做个和尚”,认为是自己促进了他的出家,为此至死还在懊恼不已。今天也有人认为,“如他那般才华横溢,24年僧人生活真是浪费了才华,少了贡献”

只有他的学生,能够稍稍走近他。

人为什麽要读书?为了修养;为什么要修养?为了在社会中有一席立足之地后可以得到物欲;为什麽人在得到丰足的物欲后依旧感到空虚和盲目,那就需要到哲学里去寻求答案。而哲学的最高境界是佛学。”这段话是他的学生丰子恺说的。

丰子恺还说:我们失去一个才华横溢的李叔同,却得到了一个永远的弘一法师。

怀才不遇,心灰意冷?看破红尘,大彻大悟?有这些因素,但不是主要的。是因为已经悟透:人生其实是一段不长不短的夜行。在茫茫夜色中前行需要光明。唯有智慧是手中的明灯,而智慧需要去佛那里修行。

在大师看来追寻灵魂和生命的意义高于一切。

24年僧侣生涯,最后在平淡和宁静中别世。平淡的告别却难掩曾经的绚烂。做公子,是翩翩公子,且把多余的精力托付给吟诗作画,琴棋书坊。做学生,是蔡元培老师的高足。20岁文章惊天下,琴棋书画无所不通。做老师,是尽心尽责的长者,深受学生喜欢和爱戴。做僧人,是高僧,恢复失传已久的戒律,法号:弘一法师。

做啥都做到极致,这就是李叔同。所以能够做到极致,源于他的认真。

他在杭州师范教美术和音乐。要求学校给每一位学音乐的学生配一架风琴。每天下午四点以后,每一架风琴后边坐一个学生,琴声响起,弦歌满堂。美丽西子湖畔,一道极迷人的风景。

他上课,总是先于学生来到教室,端端正正坐在讲堂上,每一个嬉笑打闹的学生以教室门槛为界,看见端坐的他,立即收敛,规规矩矩。偶尔,也有学生上音乐课看其他书,或把痰吐在地板上,或重重地关门......下课后,李叔同会把这些学生留下来,轻轻地对他说:“请你不要…...”然后对着学生微微鞠躬,离去。学生说:“最怕先生鞠躬,最怕那一句:请你不要......真正是不怒自威啊!”

成为弘一大师的李叔同,尽心竭力恢复戒律,持戒他从自己一言一行做起。他的僧衣有256块补丁,每一块都是自己动手补上去的。 学生带来写字的宣纸,还有邮票,剩几张都要问清学生该如何处理。每落座,总要先摇摇藤椅,学生不解:他说:“缝隙里有虫子,它也是一条命。”

我想起今年在五台山,肆意地走在绿草茵茵的山坡上,一位小和尚对我说:你跟在我后边走,不要踩草,那也是一条命。

 而今,借信佛、讲佛、传佛招摇撞骗、发财经商者极多,家庭不幸、婚姻破裂、经商破产,心灰意冷的人,投奔佛门者也很多,为一己私利喋喋不休匍匐在佛的面前祈求祷告的的更多......腰缠万贯开着大奔拜佛者有,愚昧懵懂,稀里糊涂上香者有,赶红火瞧热闹的人也有,清净庙宇充斥参差不齐的人......这些我在五台山都有看见。对此充满疑虑,但心里明白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佛学。

佛学究竟是什么?真想问问李叔同......

不知轻重,啰啰嗦嗦讲了很多李叔同,回顾他的经历我们会笑,他不会笑,我们忧伤,他不忧伤,我们等着他说话,他转过身,背影融入霞光里,飘然离去,无迹可寻。

只留下“悲欣交集”四个字让我们细细体味。

 

 从哪里来?到哪里去?人生一程究竟为了啥?一出生我们就在询问?询问了一生,找寻了一声,迷惑了一生,至今没有圆满的答案。

(张望大师作品。潜心三年,与僧人同吃同住,如不是心相通,如何能拍出如此精美作品)

八月 厚重:因为一首歌,走近一个人。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 一草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,一笑一尘缘,一念一心静。

(喜欢这张简单至极的图片,没有对世间万物的理解,难以拍出。作者:新西兰艾格瑞丝)

八月 厚重:因为一首歌,走近一个大师。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 

 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3)| 评论(1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