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六月的阳光:家住城南(五)  

2011-06-27 19:32:02|  分类: 过去的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这是一个炫富的年代。很少有人愿意提起过去。包括出身寒酸、地位卑微,住过贫民区。

     人们更愿意说的是:我的祖上曾和贵族沾边,我们曾经阔过,我们出生书香世家、家学渊源......

      而我之所以要把那段经历写出来,是因为总在思索:环境对一个人的成长究竟是沉沦、还是奋起?

 

六月的阳光:家住城南(五)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啥总是回望?

一条小街、一条旧街,一条已经拆迁,即将被崛起的摩天高楼淹没的街道为什么总是让我回望?

因为快乐过:那真是少心没肺,疯吃疯玩的年代,蹲在大块的菜地里,辨别各种各样的野菜,灰灰菜、扫帚苗、野韭菜…..把能吃的挽进篮子里是快乐的,用手去扑逮蹦跳的蚂蚱、扁担、蝴蝶、蜻蜓是快乐的。干好家务事受到爸爸妈妈表扬是快乐的。一件两、三块钱棉布做的新衣服穿在身上是快乐的。因为小,快乐容易满足,所以一天到晚笑声不断、歌声不断。甚至连开始走路之前也会在心里盘算:这一路我要唱几首歌。

因为蹉跎过:本是读书的料,却被一场暴风雨夭折十年。曾被那场洪流挟裹着、推搡着、扔掉书本、从封闭的课堂跑出来,自由的没人管,美得不知天高地厚。时间久了,走在玻璃打碎,课桌推翻,楼道封死,死气沉沉的校园里,回想起昔日校园的快乐和向上,心中无比酸楚。闲居的日子,常想起老师的教导:“读书求多,更求甚解。”“多读书,切忌走马观花”。老师的话还在耳边回响,可身边却没书可读。通过各种渠道借来《青春之歌》  《家、春、秋》、《红旗谱》《林海雪原》…..,没头没尾缺页的外国书,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。《叶尔绍夫兄弟》《红与黑》……也一本本地读。却是那种浅层次的消遣性的读。看了热闹,少了启迪和领悟。注定一生思想浅薄,知识贫乏。

七二年,喇叭里传出毛主席语录:“大学还是要办的…..。”那个阳光灿烂的早晨,异常兴奋的我对爸爸说:“爸爸,我还要上学!”一句话一早晨说了好几遍。但现实却把梦想击碎:因为莫名其妙从未见面的大姐这层“海外”关系,更因为权利和实力的较量,那个千人单位筛选后只有五人符合条件,包括我。但最终符合条件的一个也没走,走的人只有小学四年级水平。九月,报纸登出大幅新生入学照片,我不敢直视,默默流泪,想起:我要读书!

还因为悲哀和反思:这条街有个很怪的现象,家家不是孩子多,四五个、七八个;就是不生育。前后邻居抱养孩子的好几家。

孩子多,顾不过来任其自生自长。抱养回来的百般娇宠溺爱。两种教育,都造成悲剧。

终日为生存奔波的父母没有时间调教孩子。缺少调教的孩子,如同放羊,自由自在的不知道是老几。知道努力学习改变命运的极少,考上好学校的也极少。十几年,街上出过一名大学生,读的是孔祥熙创办的太谷农大。结果文革武斗中被对立面打瞎一只眼,很漂亮很有知识的一个姐姐,从此不再完美。

大多数孩子坐不住,也没有时间坐下来。 常被大人支使着干这干那。除了一身蛮力,谈不到修养和熏陶。好的品格熏陶不出来,坏毛病一学就会。抽烟、喝酒、打群架、偷东西…..

一条街上、被拘留、劳教、判刑好几个。

 住一排叫长江的男孩,脾气很古怪,很阴,总是小偷小摸,最终偷进了监狱。他爸爸本来就病怏怏的,一急一气,去世了。两个警察押着戴手铐的长江,赶回来看了躺在地下的老爸最后一眼,磕了一个孝子头,在老妈和妹妹的泪眼中,又被带着手铐押走了。这是听说的。

为了吃顿天津包子,就帮偷东西销赃的人借户口本。销赃的人没有逮住,借户口本的人被警察找上门来。眼皮底下,看着警察给那个又高又大的男孩戴手铐,吓得我紧闭双眼,心突突乱跳。进过一次派出所,人就皮了,还是这个人,在后来的严打中,两次被拘留,放回来,整个人都是肿的,因为在里边吃不饱。懂了原来饿也会浮肿。

那年严打,街上被抓过俩人,一个孩子在肉联厂工作,因为言语不和,挥舞着杀猪刀扑过来,被拦住。没出人命,就因为举着刀,很快被抓被枪毙。他死的同时一手带大他,会捏各种面人的奶奶也气死了。

还有两个孩子,酒醉后用石头调戏一对年龄差距过大,在一起亲密的男女,扔出去的石头打伤了那个老男人,送医院后碰到实习大夫,抢救不及时内出血送命。结果这俩孩子一个死刑,一个死刑缓期执行。两家都是独子,游街那天,亲人们一直跟在大卡车的后边跑,为的是再远远看一眼。死刑的游完街当时就死了,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,只通过编织网脱下旧鞋,换了一双新的运动鞋。缓死的多年后被放出,碰上改革开放,无所顾忌却成为最先富起来的人,不知这是否也可叫: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读过作家王安忆小说《299弄和301弄》。地位悬殊、生活习惯迥异的两类人,因文革暂时融合,风暴过后,卖菜的照旧买菜,弹琴的仍然弹琴。理解了环境对人成长的重要。想起那句老话:“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”,还有“龙生龙、凤生凤、老鼠儿子打地洞”

岁月远去,当年的小伙伴,如今碰头都已华发丛生。

岁月远去,静下心来回望、思考……

对社会、对后人,是否有些意义。如果有,很高兴那就不白写。

 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8)| 评论(1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