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六十年了,我们还有多少记忆?  

2010-10-23 10:34:28|  分类: 过去的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秋雨在窗外淅沥沥地下着,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电脑前,写下自己想写的文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呆呆的,时间就过去了。从容而突然地转换了时空”。博友萌子的话很有诗意。

六十年过去了,关于抗美援朝,关于志愿军、我问自己:你还有多少记忆?

记忆中,当然是那首响彻祖国大地的军歌:雄赳赳、气昂昂,跨过鸭绿......于是鸭绿江、朝鲜就牢牢留在在童年的记忆里。还有一首歌,没有“跨过鸭绿江”雄壮,却总听姐姐和她的伙伴在唱:“嗨啦啦、嗨啦啦、天空出彩霞呀,地上开红花呀,中朝儿女志气大呀,打败那美国兵呀…..”,优美、欢快,表达了中国人必胜的信心。

直到60年代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老师教唱的歌曲里,还有有关抗美援朝的,那些歌就像顺口溜,用极短的字句点名道姓骂敌人:“蒋介石是个搓脚石、李承晚是个大破碗,岸信介他长了芥,他浑身长了芥......”除了蒋介石,不到八岁的孩子不知道其他人是谁,只知道张着大嘴跟着老师唱,唱的不亦乐乎。最不亦乐乎并陶醉其中的是:念着“一二三四五,上山打老虎,老虎不吃人,专吃杜鲁门”,杜鲁门是当时的美国总统。下课十分钟,一帮同学排队从两人搭起的胳膊中钻过,歌谣一到杜鲁门,钻进其中的同学就是失败者,“杜鲁门”就会被周围同学嗷嗷地起哄。

真正触摸到朝鲜战争的一点脉搏,是在舅舅家。舅舅去过朝鲜战场,职务是卫生营营长,腿上有一条深深的疤。他指着伤疤对妈妈说:“姐姐你看,美国佬留给的纪念”。我记得妈眼圈立即红了,用手抚摸那条象蚯蚓一样,弯弯曲曲难看的伤疤,感叹弟弟出生入死的不易。幼小的我却害怕地转过了脸。

舅舅家的壁橱里,有许多东西,其中一个大大的,白色的布,用线绳即可抽紧的大包。里边东西满满的,其中一个盒子里还有各种军功章。抗日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各个时期都有.抱出来问舅舅,舅舅摸着已经泛黄的白布说:这是朝鲜阿妈尼送给他的。和阿妈尼在一个村庄住过很久。“那个善良的老太太,就像儿子一样对我。回国的时候,哭着送我们,走了很远很远,….”

还有一张黑白照片,很小,照片是舅舅和他的战友,后边停放一辆有红十字标志的汽车,有棵树,他们都斜倚在车门边。人很小,从很小的人中,我认出了舅舅,脸上那熟悉的总是笑起来咧开的嘴。看照片、军功章、白包袱时我已经长大,那一年在秦老胡同38号舅舅家住了好久。

儿歌、照片、白包袱、各种军功章,舅舅、还有童年岁月,都已随岁月远去,留下来的只是记忆。

只是这些记忆还不会时时想起,因此有些惭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《所有的花儿都到哪去了》

 花儿都到哪儿去了?

都被姑娘摘走了。

  姑娘都到哪儿去了?

姑娘都嫁青年了。

  青年都到哪儿去了?

青年都去当兵了。

  士兵都到哪儿去了?

士兵都进坟墓了。

  坟墓都到哪儿去了?

     坟墓都被花儿盖住了。

   花儿都到哪儿去了?

     花儿都被姑娘摘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美国二战老兵:彼特、西格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7)| 评论(7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