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活在这个世间最怕什么?  

2010-06-08 18:11:22|  分类: 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

    人在世间活一生,最惧怕什么?贫穷、疾病、灾难......

奋斗可以改变贫穷,医疗手段可以治愈疾病,爱心能够减轻灾难。思来想去,其实人一生最惧怕的是被抛弃。被集体抛弃,被社会抛弃。

阅读上个世纪有关“反右”运动的各类纪实文学。心中有这样一种感慨:那批曾经留英、留美、留日的知识分子,面对国民党强权统治,敢于拒绝高官、美女的利诱,不怕坐牢、掉脑袋的胁迫。面对黑暗和独裁,为了民主和光明,他们曾铁骨铮铮、毫不畏惧,就那样大着胆子,把自己想写的文字,想说的话,犀利地表现出来。郭沫若写过《人民公敌蒋介石》《试看今日蒋介石向何处去》,罗隆基就敢在纪念李公朴、闻一多的追悼会上,对着话筒吼道:“李、闻两位先生倒下去,千千万万同胞在他们的血泊中站起来。可以杀死他们两位,而不能杀死民主”。作为第三势力的民盟就敢处处和蒋介石作对,把蒋介石搞的灰头土脸、心力枯竭。

但是面对“反右”和“文革”。这些斗士就失去了战斗力。

文革刚开始,为新中国和领袖写了数不清赞歌的郭沫若,在历史、考古、文学等领域颇有建树的郭沫若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登报申明:称自己过去的文章统统作废。反右时,桀骜不驯的罗隆基则从一开始的强硬,对着章伯均大吼大叫、甚至折断手杖以示断交,死不承认“章罗联盟”,到最后却像个赶场的演员一样,一天在六、七个批斗会上念自己的检讨文章。以求快快过关。

反右时,不仅”左派“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杀向斗争“右派”的火线,就连同被划为“右派”的人之间,也相互揭发、告密、诽谤。于是就出现了我们后来听说的黄苗子揭发聂绀努、老舍揭发吴祖光等等令人不愉快的消息。这些饱读诗书、满腹经纶、铁骨铮铮的斗士何以如此?就其根底只有一个原因:当风暴铺天盖地刮来的时候,人都想努力保全自己,都天真地认为揭发别人就可以证明自己很革命,都渴望组织还能容纳和收留自己,都希望自己不要被飞驰的历史车轮抛弃。

人真的很怕被抛弃。当年打成右派的人,人们象躲瘟神一样躲着他们,晚年章伯均寂寞地枯坐在屋子里,当黄昏降临时满脸凄败之色;得了癌症、疼得死去活来的浦熙修,这位曾名噪一时的新闻记者,只能大把地吞着止疼药,想安静地睡一会都成为奢望,甚至连儿女都不敢来看望她;他们还是有地位、有名望的人。那几十万基层“右派”,送到农村、发配边疆,落户劳改农场,其落寞和苦难更是可想而知。

文革中被斗来斗去的“当权派”、“学术权威”、“五、一六”分子,还有地、富、反、坏、右,都是一样的结局。就有人敢在中南海,举着红宝书扇国家主席刘少奇的脸,敢往开国元勋彭德怀脸上吐唾沫,敢挖千年圣人孔夫子的墓,敢上街去打、砸、抢,逼着大作家老舍跳水自杀,翻译家傅雷悬梁自尽。运动爆发时,每一个参与的人用这样狂暴的、失去理性的行动证明自己最革命,最紧跟时代潮流,最忠于党和领袖。

文革开始我刚进中学。爸爸说外边太乱,不要出去乱跑,学校不上课所以很少去。必须去学校的时候,碰到那些坚持住在学校里,搞派性的同学,说我一句“逍遥派“,自己就惭愧的抬不起头来,觉得无地自容,觉得自己不革命。好在那时还小。惭愧后依旧不去。但心中那份唯恐被集体抛弃的心理一直隐隐作祟,不得安宁。

几十年过去了,好在我们现在进入了一个相对平稳、和谐的时代。斗来斗去的阶级斗争已是昨日黄花。有本事的人在为积累财富忙碌,不善于经济运作的人也可以给自己找个生活和交往的空间,比如写写博客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3)| 评论(5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