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家过年、回家过年  

2010-02-07 20:08:29|  分类: 亲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进入腊月,上亿中国人踏上回家旅途,开始一场举世罕见的东、西、南、北人口大迁徙。最终目的是为了赶上那个热腾腾、喜洋洋、乱哄哄的合家团聚。那是中国人的盛典,那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习俗和讲究。于是有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回家过年、回家过年

96年,儿子18岁,考上兰州一所大学。秋天,把他送走。

这是他第一次离开家。整个秋天和冬天,一向身体很棒的我,莫名其妙的咳嗽、发烧,有段时间还躺在了床上。姐姐说我是想孩子想的。一个月又一个月,好容易熬到放寒假。儿子回到太原的那天早晨,老公和我直奔火车站,一起去迎接分别了五个月的孩子。

接站的人都一种表情,一个姿势,伸着脖子,踮着脚跟,目不转睛地盯着出站口。下车的人一拨一拨地出来了。一开始人很多,慢慢越来越少,看的眼睛都酸了,突然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高高的、晃晃悠悠的,不紧不慢地向我们走近。就在远远看见孩子的那一刻,不争气的泪水一下模糊了我的眼睛。泪眼模糊中,我看见分别五个月的儿子头发长的几乎要盖住耳朵,可能去那里后就一直没理过发。大冬天没穿我给他新买的皮夹克,只穿一件秋装,身后拖着大大的皮箱,觉得他真傻真笨。又傻又笨的孩子就那样一脸灿烂地笑着直冲我们走来。

大学一上四年,年年腊月到家,正月十五前一定离开。返校时,很想去车站送送他,因为要上班,大多时候都由同学代劳了。只有一次,我报了个到,赶紧赶到车站,却已经开始检票,只看见了他的一个背影。不甘心的我又跑到候车室,隔着厚厚的玻璃门,想再看看他。熙熙攘攘的人流中,真的过来了。我使劲喊:“张昕!张昕!”,可能是人太多,可能是喇叭太吵,可能是声音太小,看着儿子过来、走近、又走远……他就是没有朝这个方向看一眼。那一刻我无比沮丧。沮丧的我走出候车室、走到站前广场,阳光下是热热闹闹、来来往往的人群,而我的孩子已经登车远去,只感到内心空落落的。

大学毕业后,儿子在北京上班,供职于一家韩国公司。韩国人对员工,那是有名的严格,甚至苛刻。说初一放假,年三十还必须准点上班。老实的儿子更是不敢越轨,总是规规矩矩待到下午四、五点,家住北京的员工都回去了,他才跟领导说要回家,需要去乘长途汽车(那几年火车票买不上),等领导点头后,乘着最后一班车往太原的家里紧赶。

在太原的我们,到了腊月底,会一直给他打电话,车票买好没有?上车了没有?汽车开到哪了?他坐一晚上车,我们基本一晚上不合眼。只要家里电话响,不管是深夜几点钟,老公就会立即下楼,穿过寂静的院落,打开大门,去迎接一身疲惫的儿子。我在家里竖着耳朵听楼梯间的脚步声,还差一层就早早打开家门,然后,儿子会一身寒气,一个熊抱,将我结结实实地搂在怀里。

 现在,儿子小两口远在白求恩的故乡。加拿大与中国远隔万里。那里不过春节,盼儿回家过年成为奢望。大年三十晚上,唯有我与老公,好在,还有那台热闹、俗气,但谁也离不开的春节晚会。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,儿子祝福新春的越洋电话会打过来,窗外是噼噼啪啪的鞭炮声,耳边是“妈、妈”的声声呼唤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1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