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《赵氏孤儿》与马连良  

2010-12-16 06:05:34|  分类: 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首都博物馆坐落于长安大街。四层一块地方专门用来展示京剧演变的历史。戏台上,超大银幕滚动播出《霸王别姬》片段。西边墙上悬挂着戏衣大红、酱紫、秋香色….件件精致无比,件件美轮美奂。看说明。戏衣乃著名京剧演员马连良后人捐献。一件件浏览过去,想起读过的《一阵风,留下千古绝唱》。

又是寒冬,44年前的今天,马连良如秋冬黄叶,飘飘然、悠悠然猝然离世。极具玄机的是:从1951年离开香港回到北京,到1966年离开人世,整整15个年头。印证了星相大师“你还有15年大运”的箴言。

 

 演绎《赵氏孤儿》最多的是戏曲.一朝朝、一代代,在戏剧舞台上,通过演员一招一式、一板一眼,春秋晋国发生的忠奸善恶表现的淋漓尽致。程婴、公孙杵臼、韩厥、屠岸贾,一个个人物塑造的栩栩如生。京剧须生大王马连良演过《赵氏孤儿》。在剧中饰演心存正义,百死不辞的程婴。

剧中有段唱词:

“老程婴提笔泪难忍,千头万绪涌上心,十五年冤屈受尽,佯装笑脸对奸臣。

  人以为我贪图富贵与黄金,卖友求荣害死孤儿,是一个不义之人,谁知我献出了亲儿性命,亲儿性命,抚育着赵家后代根…….”

舞台上马连良白发白须,老泪纵横、边画边唱,一派苍凉气韵,一位忠肝义胆、忍辱含羞、义无反顾,扑向死亡的忠臣征服了观众。一部触目惊心、跌宕起伏、慷慨激昂、荡气回肠,一波三折的好戏口口相传。马连良是那部戏的“戏胆”。

  马连良出身贫苦,家族本与演戏无缘。只因祖父在阜成门内开一茶馆。是当时京剧票友聚集之地,耳濡目染,马家兄弟相继踏入学戏之门。

马连良天赋不佳,但勤学苦练,唱念做打,吃得了常人吃不了的苦。多年下来,马派以唱腔别具一格,做戏飘逸潇洒,表演入微,追求唯美,唱红了大江南北。只要马连良登台,必定场场爆满。于是戏曲界有“南麟北马”之说。即须生第一人长江以南属周信芳,长江以北属马连良。

 1951年,爱才的周总理专门派人把在香港的马连良请回国内。同时请回的还有张君秋。

 1953年,马连良跟随慰问团到朝鲜前线,在阵地上,在露天剧场,富有特色的马派戏剧送给了最可爱的人。靠戏吃饭的马连良不懂的这是政治演出,为谋生计,不识时务地要求付给演出费用。这一举动引起众怒,也受到了批判。本想积极融入新社会的马连良对此感到困惑与不解。

让他困惑不解的还有戏剧改革(戏剧不能丑化工农兵、不能侮辱妇女)、剧团体制改革(私营团体一律改为国营)、薪酬改革(主动降薪)。尽管如此,马连良还是很努力地想跟上社会前进的步伐,却又走的踉踉跄跄。

 1957年,马连良本在“右派”名单之列,因为北京市委书记彭真的庇护。右派的帽子戴在了另一位名演员李少春的头上。不谙政治的马连良竟对遭到批斗的李少春说:“不是我要批判你,是他们要我批判你”“不管是你还是我,咱谁也不敢反党、反社会主义!”

一个终身唱戏,只懂唱戏,可以把戏唱得很好,在戏中游刃有余的艺人,一接触政治,就犯迷糊,分不清好坏利害,辨不清对错黑白。茫然的马连良觉得更加茫然。这种茫然到文革达到顶峰。

1966年春天,听到广播里批判《海瑞上疏》,正准备演出的马连良没有心情吊嗓子了。他沮丧、无奈,连喊三声“完了、完了、完了”。因为他演过《海瑞罢官》。自知厄运难逃。

演过《海瑞罢官》的马连良,还演过许多封资修的戏。演过帝王将相、才子佳人,自然是革命的对象。

家被一拨又一拨的红卫兵洗劫一空,多年收藏的古董、字画霎时间灰飞烟灭,马连良脸上、头上都是红卫兵打的伤,他跌坐在泥地上,目光呆滞、面如死灰。

被抄家后的马连良住进了剧团的“牛棚”。七月流火,酷热的北京,牛棚里的马连良,一手拄着拐棍,一手端着脸盆,颤颤巍巍走向锅炉房,对每一个碰见的人都小心翼翼地解释:“我打盆水,我擦擦汗”。酷爱干净的马连良,一个夏天两个月不能换换汗衫,只能擦擦汗。

在剧团碰见还可以说说心里话的人,他会跑过去,撩起裤脚,伸手按按浮肿的腿和脚,一按一个坑,小声地说:“你看看我的腿,你看看我的腿。”

1966年冬天来了。12月13日,剧院食堂,大家伙排着队等开饭。

马连良站在张君秋后边。马问:“今天吃什么?”张答:“吃面。”马说:“家里送来点虾米熬白菜,我倒想吃口米。”没有米,只有面。刚刚买到一碗面。刚刚转身。马连良突然扑倒在地。手中的拐棍、手中的面条、手中的饭碗一起扔了出去。

三天后,12月16日,马连良与世长辞。终年65岁。距他51年从香港北归整整过去15个年头。

北归前,他曾找星相学家占卦:那位星相学家说:“你还有15年大运”。

从他离港北归,到猝然而去,整整十五个年头。

是碰巧?是命运?

是幂幂之中真有个看不见的手在操纵着每个人的一生?

那幂幂之中已有定数的命运,我们该屈服,还是该抗争?

 

 

刚写完这篇日志,看到博友梦兮对前一篇日志的评说。读后,沉闷的心情豁然顿悟。喜欢!于是摘录。

“一个人从生到死,命运都不掌握在他自己的手里。人毕竟又有主观意志,不会心甘情愿屈从于命运的捉弄,于是有呐喊,有奋斗、有抗争,人生因此而丰满。”

 

照片是博友婉铱的。她历尽艰辛,苦苦寻觅拍下的作品,能否为我的文字做些注释

 

比遥远的路更漫长的是人生之路。在这条路上,我们困惑、不解、我们奋斗、抗争!

原创:《赵氏孤儿》与马连良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对充满变数的人生道路充满困惑,于是到信仰哪里去寻求精神寄托,苦苦的寻找一生。

原创:《赵氏孤儿》与马连良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0)| 评论(6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