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 筒子楼  

2010-11-06 07:06:41|  分类: 过去的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 站在阳台上远望,隔段时间,就发现又有高层住宅拔地而起。楼的外观很漂亮,楼层越来越高,楼价也越来越高。去年初三、四千的楼价,今天已经涨到六千多一平米。即使这样,人们依旧争先恐后地争相购买。不知是人的欲望推动了楼价高涨?还是高的楼价压得人喘不过气来?筹钱买楼的人忧心忡忡,住上新楼的人幸福指数也不见增高?此情此景,让我想起了自己住过17年的筒子楼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何谓筒子楼

  筒子楼,顾名思义就是楼道一通到底,楼内阴阳两面都住人,房间面积不大,不到20平米,家家门口搭一个简易的炉灶,家家把放不下的杂七杂八东西全堆在楼道里,或悬挂在墙壁上,你堆我也堆,时间长了,楼道变成窄窄的一条,仅容一人通过,两人在楼道里相遇还得侧过身子。长长的楼道两头各有一个卫生间,全楼的人在这里打水、洗漱、排泄。

筒子楼不仅脏而且昏暗。初来乍到的人,要摸索着往前走,一不小心就会绊倒。就是这样的楼,上下三层密密麻麻住了七十多家人。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开始,我们和大家在这里热热闹闹、有滋有味地生活了17年。

 

    这是一座50年代仿苏建造的学生宿舍,学生毕业留校成家后,就成为栖息之地。一个个小家庭在这里营造自己的小日子,过了一天又一天。最大特色是在走廊里做饭的一色是男同胞,饭菜的香味在楼里飘荡。晚上,那些端着洗衣盆去洗漱房的人,在哗啦啦的流水中也不忘引吭高歌......

 小小筒子楼藏龙卧虎。住过许多名牌大学毕业生,其中不少在80年代都出国留学去了。新一代读出来的博士、硕士有十几个。本科生在这里算不行的。还有许多身怀绝技的人,人们还在看九英寸黑白电视机时,这里有好几家就自己动手装电视,而且是大屏幕的,其中有我家。

十七年, 邻里之间的许多趣闻轶事,折射出世态百象和人情冷暖。其间酸甜苦辣,让我见识五味人生。挑几个难忘的人写写,那是我经历过的一段岁月。

 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筒子楼的匆匆过客—  北京知青韩小林

  晓林是北京人,十六岁来山西农村插队,前后近十年。后到工厂学徒,住进了我们这座筒子楼。

  晓林一口标准京腔,一笔好字,豪爽义气、乐于助人,又是同龄人,很快就和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,在我家出出进进,随便得象一家人。

   刚认识晓林,他还是一个铸工。只见他穿一身劳动布工作服,翻毛大皮鞋,衣服很脏也很破。钮扣掉了用铁丝代替,胡乱扭着。翻毛皮鞋上全是铸造车间特有的沙灰。手拿一饭盒,步履匆匆到食堂买饭吃。有时丈夫叫他来家里,我们一起用煤油炉,炒些西红柿鸡蛋或肉炸酱,做的拉面又粗又长,胡噜胡噜晓林能吃一大碗。偶尔我也去晓林的宿舍看一看。屋子里很乱,被子胡乱卷着,床单脏的看不出本色。床底下泡着一大盆脏衣服。地上乱七八糟堆放着许多有用没用的东西,叫人难以下脚。当时他正过着狼狈不堪的单身生活,虽狼狈却掩饰不住年轻人的勃勃英姿和虎虎生气。

  晓林是个聪明人,那时年轻人的最大时髦是骑辆摩托车,他也想有一辆。新的买不起,就花七百元买了辆二手车。骑着这辆车,他总嫌慢。把买来的摩托大卸八块,  自己动手重新调试组装。组装好,他按奈不住兴奋的心情,连夜叫上我老公一起去试车。两个精力充沛的人,夜半三更把这辆摩托车从三楼抬下来,在附近转了一圈又一圈。马达的轰鸣声在寂静的夜晚传出好远好远。试车回来的晓林兴奋的两眼发光,欣喜地说:”车速上去了,上去了,就是声音大”。两人一检查,原来是少装个零件一一消声器。。做电工时间不长,就能独挡一面,修机床、安设备、爬电杆,什么都能干,而且干的很利落。掌握了电工手艺的晓林,谋划着为筒子楼道装电灯,每家门前装一个。完工的那一天晚上,楼道能听见晓林“开灯”的吆喝声。灯光齐明,黑暗退去,晓林兴奋的手舞足蹈。

  晓林有副古道热肠,刘爷爷老两口退休后住到筒子楼,阴面的房间带给老人不少烦恼,晓林二话不说,把向阳的房间让出来,自己住进终日不见阳光的小黑屋。我大姐从台湾回来探亲,顺道去北京游览。让他们吃好住好,成了我那几天日思夜想的大难题。晓林向我伸出援助之手。那天一早列车刚进北京站,看到随着列车往前跑的晓林,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。

  聪明的晓林有些浮躁,坐不下来,没长性。因此几次报考大学均告失利,失利后的晓林也萎靡不振。但没几天,就将满腹不快抛到九霄云外,生气勃勃地和人又说又笑。好多人都劝他:就在我们太原,在筒子楼成个家吧。”可晓林却固执地认为:我生在北京,长在北京,无论如何也要回到北京。最终晓林如愿以偿不仅回到了北京,还找到心上人,有了不错的事业,生了个比他还聪明的儿子。

  晓林和我们一直有联系,逢年过节常互致问候,近来他身体不算好,可我们一家相信并祝福,晓林能战胜病魔越过越好。因为晓林年轻时吃过不少苦,那些苦日子是笔财富,会支撑着晓林去战胜一切困难。

 

我住过的筒子楼依旧存在,里边的老住户大都搬走,来城里谋生的乡下人成为新的住户。

筒子楼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

 

晾洗的被罩、床单告诉来人,这里还有人在过着柴米油盐的日子!

筒子楼 - 2009 云卷云舒 - 2009 云卷云舒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8)| 评论(5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