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芊芊细语

白桦林里风吹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走近台湾(3)   

2009-09-11 13:05:41|  分类: 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眷属村的故事

在台湾的日子里,绝大部分时间,我们住在台中大雅乡大姐家中。这里属于城乡结合地带,居住者大多为四九年随国民党政府撤退到台湾岛的老兵。这些少小离家的游子,大多已是六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了,白发抹去了他们的青春,皱纹里写满着人生的坎坷。尽管历尽艰辛,然而大多数人热情开朗,见了家乡人更表现出由衷的高兴。和他们相处的口子里,震动我心灵的是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新娘与新嫁娘

天近黄昏,陪大姐外出散步,信步走近一座已废弃的小学。在孩子们曾经嬉闹过的操场上,我们碰见了三位六旬已过的老人,一身乡下大娘的装扮,开口问候竟是地地道道的山东方言,详谈之下,才知她们是老兵的家眷。大陆解放前夕,有的刚刚完婚数月,有的才数天,新婚的丈夫就匆匆而别,奔赴硝烟弥漫的战场,且战且退,退到这相隔数千里的孤岛上,近四十年音讯全无,生死两茫茫。问:“那样的岁月你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?”她们一脸憨笑的回答:  “守着呗!受苦呗!”丈夫走了,可爹娘还在,公婆还在,赖以为生的土地还在,就这样孤单一人,守着几位老人,侍弄着几亩薄地,从一个水灵灵的小媳妇熬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婆婆。我望着老人满是皱纹的脸,一阵心酸。自然界的凄风苦雨还好忍受,可那极“左”岁月里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,背着沉重的海外关系包袱,她们是怎样从政治旋涡中摸爬滚打过来的呢?受了委屈的一个个夜晚,又是怎样独自忍受那份孤独和凄凉呢?想到这里,我由衷地对她们说:“那你们可真受苦了”“也没啥,这不都过来了吗!”她们依旧微笑着回答。问:“这么大岁数,来台湾能适应这儿的气候和水土吗?四十多年不见面,丈夫对你们还好吗?”老人们一脸满足地说:“好,好着呢。”

    同样还是在大雅乡,一次在街头等公交车,和身边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搭话,说的竟是地地道道的普通话。离她身边两、三米远,站着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,竟也是老兵。细谈之下,才知这女子是河南信阳人,离异后,与这位回乡探亲的老兵又一次结婚。按照台湾的有关规定,为了能取得居台的合法手续,一次又一次抛弃自己的亲骨肉,随老兵来台湾居住,而每次只能住半年时间。在台期间,干些打扫卫生、照顾病人的苦事、杂事做做,以补贴家用。这个长发飘飘的的年轻女子,穿这自然很时尚。看到她与台湾新老公刻意保持的距离,分明能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不满。这不满中有对老夫少妻这种婚姻的伤感,也有对向往台湾“金钱梦”破碎的无奈,还有对幼小儿女们的苦苦思念。守了一辈子,受了一辈子苦的老“新娘’ 很满足,在走入人生最后阶段时,能与丈夫两厮相守;憧憬幸福的新“嫁娘’’很失望,这种失望明显地写在她的脸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7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